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30|回复: 0

【铸山品读】——韩天衡谈学习篆刻的十二则心得(下)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76

主题

88

帖子

205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金钱
1254 网币
积分
2050
发表于 2017-1-21 14:5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铸山 于 2017-1-21 15:02 编辑

【铸山品读】——韩天衡谈学习篆刻的十二则心得(下)
  原创 韩天衡 铸山
原创 2016-05-22 韩天衡



IMG_0448.JPG

文|韩天衡


王华 摄


  韩天衡,1940年生于上海,祖籍江苏苏州。号豆庐、近墨者、味闲,别署百乐斋、味闲草堂、三百芙蓉斋。擅书法、国画、篆刻、美术理论及书画印鉴赏。现任上海韩天衡文化艺术基金会理事长、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、韩天衡艺术教育基地校长、上海中国画院顾问(原副院长)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首席顾问、西泠印社副社长、上海吴昌硕艺术研究会会长、吴昌硕纪念馆馆长、中国石雕博物馆馆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、上海交通大学教授、华东政法大学教授、温州大学教授、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研究所特聘教授。

  作品曾获日本国文部大臣奖、上海文学艺术奖、上海文艺家荣誉奖等。曾先后在中国香港、台湾、澳门等地区及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德国等国家多次举办个人书画印系列展览。作品被大英博物馆等国内外博物馆、艺术馆收藏。
  出版有《中国篆刻大辞典》(主编)、《韩天衡画集》、《韩天衡书画印选》、《韩天衡篆刻精选》、《天衡印话》、《天衡艺谭》等专著逾百种。2001年受命为出席上海APEC会议的二十个国家和地区元首篆刻姓名印章,由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作为国礼赠送各位领导人。2013年10月,收藏有他个人捐赠国家的1136件艺术珍品、占地23亩的韩天衡美术馆在上海嘉定正式开馆。

IMG_0478.JPG

  传统要不要?这个问题经过十多年的研讨,已经解决了,我们现在所说的传统,都是经过淘汰留下来的优秀传统,这些优秀传统并不是要不要的问题,而是必须去认真学习的。
  我观察现在的印坛,有三种情况:第一种是学优秀传统,非常忠实的表现优秀传统,这没有什么不好的,喜欢这一路,一辈子就这么搞,如果能够作优质传承,也应该赞赏。第二种是认为传统是种束缚,不需要学,就要玩自己的,这也没什么意见,艺术本来就是玩,少营养,缺基因,玩得也可不亦乐乎,痛快、自由,但能取得大的成绩很难。第三种就是认真学习传统,但又思考怎么突破传统这个我很赞赏。我们篆刻艺术的发展与突破就在这第三种人群中,他们真正具有推陈出新的时代责任感,我尤其赞赏。   

IMG_0479.JPG

  但还有一部分人有误区,说传统没什么好学的,我在几十年前写文章曾讲“传统万岁,创新是传统加一岁”,讲传统与创新的辩证关系,千万不要进入误区。学习传统同时要心想着推陈出新。
  近些年我又做了些哲学思考,“推陈出新”的本谛应是“推新出新”,无论时间过去多久,那几个开创新派的大师,他们仍是光芒万丈,永远是新的!你一味地模拟他们,你才是旧的。所以我们学习传统,是在学新而不是学旧。这些大师的作品理念,包括他们开创的新面对我们而言永远是新的,向他们虔诚地学习是学新不是袭陈,所以本质是“推新出新”,我们要非常辩证的看待以往优秀的传统。
  我们往往有一个误解,新的对立面是陈的,陈意味着是我们前进的障碍绊脚石,其实陈的艺术是有精华与糟粕之分,有出新的与陈腐之分,能智慧而明确地去学饱含精华的往昔之新,是“推新出新”。所以中国传统艺术一定是串联的长链,是有传统再有其后出来的创新,像链子般一环扣一环,紧紧相扣的。

IMG_0497.JPG
韩天衡   豆庐雪景   38×77cm   2016年

  我1986年到新加坡开画展、讲学,那时正是处于“中国画走向穷途末路”的大讨论,新加坡同道们问我到底该不该新?那会儿中国改革开放刚起步,新加坡确实是一个花园城市很新,我问你们新加坡够新了吧,还要再新吗?他回答当然要!什么东西不需要再创新呀?
  我还举了个例子,我生下来七斤半,这个就是我父母给我的“传统”啊,我四十多岁了,体重增加到一百六十斤,这也就是出新啊。你想如果要一味割掉传统,你觉得我该割掉身上哪七斤半的呢?这不是割肉,而是割命!
  所以传统和创新是不能割裂的,那些割裂传统的东西是必定不能扣到这条链子上的,“推陈出新,百花齐放”这是艺术亘古不变的规律。
 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出新的方向,现在有个论调叫“放开胆子来,前人没弄过的我来弄”,这个我赞成,但只有怪异的才是创新这见解太偏颇、太极端,那雅致、秀美、雄浑的那类就没法再创新了吗?创新之路有千万条,宽广之极。创新是一个非常高的标准,这与新鲜是两码事,我们“9·3”大阅兵,一个个方队走过去,整齐划一,如果大家都穿海军服,突然出现一个陆军服装,大家都会朝他看,这叫新鲜出跳,不叫创新。要创造一个有分量的大家公认而信服的创新,是很难的。丁敬身的时代距今已有三百年了,邓石如、吴让之、赵之谦、吴昌硕、齐白石等,三百年才出来几个篆刻大家呀?可见是难于登青天的。

IMG_0498.JPG
韩天衡   楷书陈羽《姑苏台》诗一首
37×72cm   2016年

  我还有几个问题要说一下,我们现在学习传统,主要是看印谱,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,这些出版社都是很有名的,编者也是很用心花了大力气编成的,可是我一本也没有买,就是它印出来的印章,不能作为我们学习观摩、临刻的资料。这不能怪编者,因为他们手上没有这么多原打印谱,书和文章写好了,再从别的印谱中选取图片,反复翻版的印了,还剩多少原印的本来面目?往往会误人子弟的。

IMG_0482.JPG

  前几年我和几位同学写过一本《篆刻三百品》,我当时讲过一句大话,咱们这本书就算文字写的不好,但配图你们绝对可以作为学印、临刻的范本,因为我都是用原打印谱,照相制版印刷的,不是翻版的,这与其他印谱书比较你会发现有很大区别。
  古印人中,我认为用刀最好的是吴让之和钱松,我手里有一些他们的原作,他们不仅用角,还用刃、及刀背,所谓“写字八面用锋”,篆刻也要讲究“三面用刀”,刻出来的印线才具有非同寻常的艺术性。

IMG_0483.JPG

  搞艺术你想真正进去,始终离不开刻苦两个字。有些人认为自己有天赋,别人可能也吹捧你,可是搞艺术的人得刻苦。首先讲,一年复一年的刻苦,天赋是在你刻苦实践之后才能检验你是否真正有天赋,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天赋上。即使有天赋的人,都是不会预支的,笨鸟先飞,聪明的鸟更要懂得先飞!

IMG_0484.JPG
韩天衡   具区金秋   51×89cm   2016年

  古人讲“吃得苦中苦,方得人上人”,但吃了苦也不一定成人上人,机遇和天赋也很重要。我年轻时李可染先生很看得起我,时时关爱我,当时我年轻狂傲,李老先生诚恳地告诫我说“天才不可仗恃”,一句话指引了我的后半生,让我躁狷的心就沉下来了,循着老老实实苦行僧般的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

IMG_0485.JPG

  刻印作为一门艺术是有技巧的,仅胆大不是艺术,艺术者“艺”是技巧,“术”是学术,是文化底蕴,二字是可分开解,刻印时章法、刀法是技巧,但表现的是风神,这与你的文化底蕴有关,说到底还是要体现你自己的文化涵养。
  技巧是骨肉、文化是灵魂没有灵魂的骨肉,只是行尸走肉,所以写字刻印都要有文化来支撑。看作品的好坏,要从技巧和文化两方面来分析。搞篆刻的各位,不要每天只知道捉刀刻石,要抓紧时间读书,读书是攻艺有成的第一要务!

IMG_0486.JPG
韩天衡   行草李白七言联句   34×134cm
2014年

  拿我自己来说,我总结出四个字“诗心文胆”,意思就是从《诗经》到唐诗的精粹,此谓“诗心”;从司马迁的《史记》到唐宋八大家的美文,此谓“文胆”。但是光有“诗心文胆”,没有技巧也是不行的,比如闻一多先生也会刻印,他的诗文我读过一些,写得很好,评价也很高。瞿秋白写的文章也好,也多,他也会刻印,他们的学问我很佩服,但印章真刻得不够好,因为技巧不够啊。所以一定要摆正技巧与文化的关系,有技巧没文化,一定是没有深度索然无味的,有文化没技巧,也成不了真正意义上的篆刻家。

IMG_0487.JPG

  我们搞艺术的人一辈子都会生活在表扬、批评之中。但搞艺术的人必须要有胸襟,接纳这一切。就算别人批评你,你也要接受,促使自己回去思考改进。表扬是糖,偶尔吃吃可以的,但批评更重要,表扬的是你已有的东西,批评是你还没达到的且是必须要获得的东西,所以批评更重要。

IMG_0488.JPG

  举个例子,我15岁时候,拿了作品去给上海一很有名的书画家看,结果被批评的很惨,甚至说“看你的字就晓得你活不长”的,当时受不了啊!我还是孩子,平时又被表扬多,后来想想,老人与我无冤无仇也是为我好。过了半年时间我又拿作品给他看,他前事尽忘,还表扬我说写得好,还叫我刻了几方印。这让我从小就体会到“批评真好”。
  还有一件事是,当时1984年,要我当画院领导,我不肯干,领导发火,最后没办法,我只好干了。但同时我提出两个条件:一是只管艺术不管行政,不要安排我签字之类的杂务。二是我上半天班,还有半天我要研究我自己的东西,到了六十岁我坚决退休。在从政和从艺的问题上,我一直比较清醒,艺术比名利、比做官更重要,是终身的事业。

IMG_0489.JPG

  也是1984年,有一次请外宾吃饭时,一位画家当着众人面讲我画画不行,我想想是对,以往是确实把精力都放在写字刻印了。之后1985、1986、1987三年我就把重心都放在画上,那段时间有人批评我印刻得没以前好,这也没错。现在我的画也已被人认可了,但当时画被人抨击时,我得承认心里也是不好受的,但人家的批评不无道理,当时是画得差,“闻过则喜”我做不到,但闻过则改,改而进之,则就得感激批评我的人了。我很感激批评我的人,就是他才促使我努力去画好画的,所以不要不想听别人的批评,这不是坏事。我对这方面心态还可以,我一辈子活在别人的批评、诽谤、嫉妒中,别人泼我的水我当汽油动力,别人批评得对你要听、要接受。即使打错了靶子,也不必上心。批评是对攻艺者胸襟的锻打,有大胸襟才能出好成绩。

IMG_0490.JPG

  我今年76岁了,最近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我的老师们都已去世,很少有人批评我了,都是文章鼓吹表扬的多,同学中也有很多有成绩的,但我毕竟是老师,他们不好意思批评我,所以我现在靠的是自我纠错、力求进步、自我批评,所以刻了一方印“三省吾身”。
  最近我发现自己的胆子不如以前了,年纪大了刻多了,反而刻得小心了,所以我刻了一方印叫“放胆”,刻坏了怕什么,所以人时时刻刻要提醒自己,自我批评,这样才会有进步。

IMG_0491.JPG

  在座的都是以刻印为主的,有人讲我又是写字、画画、刻印还写文章、还出书,有人开玩笑说“饭都被你吃光了”。其实掌握多门艺术的前提是我花了十年、二十年的时间深入进去刻印,把握了一定规律然后再去学校其他。书法和篆刻密不可分,我不建议用钢笔、铅笔写稿子,我建议用毛笔写印稿,这对书法刻印都有好处。
  篆刻搞好了,可以再去写写字画些画,这些艺术其实都是近亲,是一个马蜂窝里靠在一起的蜂穴,你如果一门精通了,再去打通另一门往往可以事半功倍,触类旁通,是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复合作用的,一加一,加一,加一,加一,一定至少大于五。所以首先要提倡专一,然后再旁通,一样样扎扎实实地打通,然后达到融会贯通,这方面赵之谦、吴昌硕、齐白石都是典范。

IMG_0492.JPG

  “一专”与“多能”不矛盾,可相辅相成,但需要长时间的循序渐进与历练,以殉道者的平常心,甘于淡泊,耐得住寂寞地刻苦学习。倘使真正地把书画印的蜂穴打通了,印章刻得好,深谙“计白当黑”,写字画画的章法就不是问题;书法写得好,笔划圆健,画画就必定得筋骨,有分量;你画画好了,懂得气韵生动,迹遇神化,你写的字,刻的印还会死板僵硬吗?诚然,有了结实的“一专”,才利于触类旁通,一样样地去打通,才能抵达融会贯通、三绝一通。要之,急于求成讲诗书印画的全方位出击,给人全能多才的表象,是没有意义的花架子,是不可取的。

IMG_0493.JPG

  老话说,春华秋实,其实学艺术到出成绩,特别出大成绩,却不是有先后早晚之别,且是有着极大反差的。以绘画为例,张大千二十多岁就画得很好了,出名早,这样的花可谓是春花,还有些三、四十岁出成果,这个年龄段是繁花似锦的开花大宗期,我称这是夏花。有些六十多岁名望大了,如吴昌硕、齐白石,这是秋花。如果秋天不开花,冬天或许能开花,锲而不舍,如黄宾虹就是典型的冬花,他八十岁之前还临摹四王不大佳,他要到85岁之后才开始出彩,89岁到91岁左右我以为他画得最好。故而花有早开与晚发之分。在座的都非常年轻,有志于篆刻艺术就要以终身的力心去探求,春花不开待夏开,夏花不开待秋开、秋花不开冬花开,如果在座的有的到了深冬,花还是不开,也是说一年四季都不能开花了,那么也不要泄气。我们心平气和地讲,或豁达地想,搞艺术的剔除功利心,本谛是陶冶心灵、变化气质,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,能在百花争艳的艺坛里荡漾,心旷神怡,怡然自得,如菖蒲、似翠竹,青且碧。即使什么花都不开,心花怒放那也好呀!

IMG_0494.JPG

  今天就讲到这里了,凌晨四时匆忙爬起来理了上述的十二条,准备匆忙,可能有些讲的也欠妥,欠完整,希望大家多批评指教啊,谢谢大家。

(注:本文为韩天衡老师于2015年9月16日在中国篆刻院的演讲)

- 完 -

► 本文为韩天衡先生授权予铸山微信公众平台发布,网络版权归铸山微信公众平台所有,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。更多信息敬请关注订阅“铸山”微信公众平台。



IMG_0386.JPG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GMT+8, 2019-10-23 01:45 , Processed in 0.056777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