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1508|回复: 100

天价《砥柱铭》真伪大激辩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6

主题

6

帖子

222

积分

初级会员

Rank: 2

金钱
170 网币
积分
222
发表于 2010-7-16 13:0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天价《砥柱铭》疑声再起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本报记者 黄加佳  实习生 孙荣凯


转自《北京日报》2010年7月14日第九版关注


  6月3日晚,保利春拍现场创造了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——北宋黄庭坚书法长卷《砥柱铭》以总价4.3亿元成交。此前2.3亿元成交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保持了5年的纪录,一下子被提升了2亿元。正在人们为这一天价咋舌时,河南书画爱好者王保良竟提出《砥柱铭》是赝品,并举出三条证据为佐证。而以保利拍卖行为代表的“挺真派”也抛出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傅申洋洋数万言的学术论文,驳斥赝品说。一时间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疑窦重重。


《砥柱铭》是一副什么样的作品?它经历了哪些流转过程?为什么在它拍出如此高价的同时,对其真伪又总是众说纷纭呢?记者通过调查试图为您廓清迷雾。


●900年流转路


《砥柱铭》写于典型的北宋澄心堂大纸上。卷长8.24米,共82行,407个字。从南宋初到清末的题跋长达6.21米,外加卷首的山谷像(黄庭坚自号“山谷道人”),总长近15米。仅次于现藏于美国的18.22米草书《廉颇蔺相如列传》卷。


《砥柱铭》原为唐代名相魏征所作。黄庭坚非常钦佩魏征敢于直言进谏的品格。遭到贬谪后,他特别喜欢为追随他的年轻学者书写此铭。在《山谷题跋本砥柱铭》后段,黄庭坚有这样一段记述:“余平生喜观《贞观政要》,见郑魏公之事太宗,
有爱君之仁,有责难之义,其智足以经世,其德足以服物,平生欣慕焉,时为好学者书之。”而他一生究竟写过多少本《砥柱铭》,现在已不可考。据史料记载,除今天所见的《砥柱铭》外,黄庭坚至少还写过4件《砥柱铭》。


从题跋中可以看到,这版《砥柱铭》是黄庭坚赠送给友人杨明叔的。据说黄庭坚非常赏识杨明叔的人品学问,杨明叔也极喜爱黄庭坚的书法,并不时向其求索墨宝。在1095年前后,黄庭坚把这幅《砥柱铭》赠予杨明叔。


从历代题跋和印章上,人们可以看出《砥柱铭》坎坷的流转过程。卷轴上的题跋自宋元至明清,共有26则之多。


第一位为《砥柱铭》作跋者署名“曲肱寮”。据专家考证“曲肱寮”是宋彭城魏衍的斋名。魏衍之跋虽无年款,但根据其卒于建炎初(约1127年)推算,作跋时间距《砥柱铭》创作至多不过30年。第二位作跋的是曾与秦桧做过斗争的南宋进士汪应辰。南宋后期,《砥柱铭》又为权臣贾似道所得。现在在卷尾左下角的“哉”字旁还印着贾似道的“秋壑图书”收藏印。南宋理宗年间,贾似道权倾朝野,其收藏更为丰富,黄庭坚的另一件名作《松风阁帖》也曾被他收入囊中。


元天顺元年(1328年),《砥柱铭》为黄庭坚八世孙黄璂所得,此后至明隆庆四年(公元1570年),一直由黄氏家族保存。现在卷尾第7跋至第15跋,便记录了这一期间的收藏情况。


此后《砥柱铭》为明末大收藏家项元汴所得。项元汴是明代第一鉴藏大家,据说凡经项氏收藏的作品,便可身价百倍。项氏非常珍爱此卷,一口气在上面盖了60多方印章。清朝前期,此卷辗转流传于几位广东藏家之手。20世纪初被南京人伍福收藏,而后流入日本著名的有邻馆。2000年,在台湾寒舍艺术中心王定乾的帮助下,《砥柱铭》流传到台湾藏家手中。今年,台湾藏家将《砥柱铭》送拍至北京保利,一位神秘的中国买家电话竞拍以4.3亿元将其买走。


质疑之声早已有


其实,自清以来一直有人质疑《砥柱铭》的真伪。就连“挺真派”主力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傅申先生也在论文中毫无讳言地表示,“在三十五年前的黄庭坚研究论文中,对有邻馆墨迹本《砥柱铭》的真伪不能遽断而存疑”。这件书法作品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多质疑呢?


傅申先生当年的博士论文研究的就是黄庭坚,可以说现在存世的黄庭坚作品,他都亲眼鉴赏过。对于《砥柱铭》的真伪,他也经历过一个“从存疑到肯定的过程”。傅申疑问有二:一是此卷用笔速度比其他行楷快速,出锋爽利迅疾,多纵而少擒,

无战颤波折,线质偏于扁薄;二是此卷风格年轻而有俊气洒脱气象,与其晚年其他作品不相合。


傅申提到,这一点上大陆学者张传旭与他持有相似观点。


昨天,记者采访了山东大学书法硕士生导师张传旭先生。当记者问到《砥柱铭》的真伪时,张传旭用了“拿不准”三个字。张传旭说,如果从字的外形上看,非常像黄庭坚的字,但从精神气质上看似乎又有点儿差别。


张传旭说,一般认为行草是一种非常感性的书法形式,而黄庭坚却以一种极为理性的方式写行草,这就是他最不可思议之处。《砥柱铭》运笔较快,似乎并不那么理性。黄庭坚笔力刚劲,穿透力很强,而这幅《砥柱铭》却显得比较脆弱。如果说黄庭坚的代表作像钢筋的话,那这幅作品顶多像竹子。但张传旭又强调,即便是书法大家也存在着不同的发展阶段,不同时期作品的风格也不尽相同,不能以代表作的功力来衡量其所有作品,所以也不能排除这幅字是黄庭坚年轻功力尚不炉火纯青时所作。


张传旭说,自己曾长时期临摹草书大家怀素的作品,越临摹越觉得那些书法神品是后人无法企及的。“黄庭坚的作品也是这样。我想,即便是明代的书法大家也不可能写出这种可以
乱真的伪作。”张传旭说。


对于王保良质疑的《砥柱铭》中错字太多的问题。张传旭认为,书法家写错字是常有的事,并不能以此作为真伪的论据。“如果是伪作,大概作假者不会写下这么多错字留给后人指摘吧!”张传旭说。


如是真迹4亿不高


为什么黄庭坚的作品可以拍出4亿多元的天价?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是否也存在炒作和泡沫呢?


张传旭说,“宋四家”苏黄米蔡中,以苏轼和黄庭坚造诣最高。苏轼天赋奇高,不用怎么下工夫就写得很好。相比之下,黄庭坚天赋不敌苏轼,下的工夫也就比苏轼多。苏轼善写行书,黄庭坚只好另辟蹊径,主攻草书。于是便成了宋以后的草书第一大家。“他们俩交流书法心得像说黑话一样,这样的交流只能在苏黄二人之间进行,连米芾都不行。”张传旭说,这些“黑话”以前他都看不大懂,只是最近几年才渐渐体味出其中的真意。


俗话说:唐诗,晋字,汉文章。每一个历史时期,都有一种艺术形式被发挥到巅峰。唐代是诗歌,宋代是词,元代是曲,而书法则以晋代王羲之为最。张传旭说:“唐宋以来,还延续
着巅峰后的余韵,唐出了怀素、张旭,宋出了‘宋四家’,而宋以后虽然也不乏书法大家,却已经无法复制前人的成就了。”可以说,黄庭坚是一个时代的终结。这也就是他受到历代收藏家推崇的原因了。


另一方面,唐宋以前的书法作品存世非常稀少,从历史价值看也是它拍出天价的原因。据了解,王羲之的真迹没有一件流传至今,而威震海内外的“三希堂”法帖,只有王珣《伯远帖》是真迹,《快雪时晴帖》和《中秋帖》则为唐代仿品。即便是这样,它们也是中国书法艺术的瑰宝了。可见,唐宋以前的书法大家作品多么珍贵。“即便是一小幅宋以前的作品,也比大型的现代作品珍贵得多!”


张传旭认为,宋以前的书画作品每出世一件,对于藏家来说都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稍纵即逝,有实力的藏家不会放过。


张传旭说:“与西方的艺术品和一些现代艺术品相比,中国古代艺术品价格并不算高。”如果它是黄庭坚的真迹,即便是4亿元的成交价,也无法衡量它的价值。


  ●拍卖行不保真


是不是拍卖行拍卖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的?北京市文物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高小龙告诉记者:“据我所知《文物法》和《拍
卖法》中都没有规定拍卖行保证拍品必须是真品的法律条文。”


高小龙说,艺术品鉴定没有统一的标准,某种意义上说也不存在权威鉴定机构。即便是靠科学鉴定也只能化验出纸的年代和成分,并不能化验出是谁画的。特别是中国古代书画,只能依靠史料和权威专家们的共识作为基本准则。高小龙说,以前他陪启功先生逛书画市场,看到一些落款是启先生的字,他经常问启功,您看这是真的吗?启先生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:“比我写得好。”由此可见艺术品鉴定的困难。高小龙说:“对于一件艺术品的真伪存在一些争议是非常常见的事,但存疑并不能就此认为它是伪作。毕竟,它经历了几百年的流传,经历了那么多大收藏家的鉴定。”



另一方面,大拍卖行为了自身的信誉,都会有一个资质雄厚的专家班底,一般来说不会知假拍假。历代艺术品投资都具备一定的风险,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保证真伪。专家建议,如果要参与艺术品收藏,藏家最好先做好相关的知识储备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4-11-9 11:35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113

    主题

    1627

    帖子

    5万

    积分

    【 高清资料馆 】版主

    【 高清资料馆 】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金钱
    41031 网币
    积分
    50235

    爱心勋章

    QQ
    发表于 2010-7-23 15:3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4.368亿元天价拍品引发质疑四起,独立书画鉴定人王乃栋直指“要害”
    《砥柱铭》有九大漏洞
    夏和顺
      下图《砥柱铭》中画圈的字放大后如上图,可清晰地看到右下角的一点有被刮掉的痕迹。
      在黄庭坚其他作品真迹中,如上下两图画圈的字,右下角都是没有点的。

      “九方皋相马不辨颜色公母,只识千里马。我鉴定书画也一样,主要依据书画本体,看书画艺术的风格和造诣。《砥柱铭》的根本问题是书体俗不可耐,不可能是黄庭坚的作品。”7月20日,独立书画鉴定人、著名书法家王乃栋约见本报记者时说。
      王乃栋先生7月11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已经断言《砥柱铭》的创作不会早于明代中期(见本报7月13日C3版《鉴藏周刊》)。此次他主动约见本报记者,对《砥柱铭》各处漏洞条分缕析,直指其要害。
      2004年即判断其疑为伪作
      日前,有消息指,国家拟再次使用优先购买权,将书法作品《砥柱铭》收归国有。而此前以4.368亿元天价购得此卷的买主始终未露真容。众多专家学者以求真务实为己任,纷纷站出来,指陈《砥柱铭》的各处疑点,王乃栋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      王乃栋从事书画鉴定、研究和教学数十年,一直十分关心黄庭坚的存世作品。他说标明黄庭坚存世作品有几十件,大多是假的,可靠的只有上海博物馆的《华严疏》、北京故宫的《诸上座》、台北故宫的《松风阁》和日本有邻馆的《李白忆旧游诗》等等屈指可数的几件。
      2004年出版的《中国书法家全集·黄庭坚》中收录了《砥柱铭》的影印件,当时王乃栋读到后,即判断其疑为伪作。今年6月3日,《砥柱铭》原件在北京保利公司预展,王乃栋亲临现场观摩,更加坚定了自己早先的判断。
      漏洞1:“玄”字不避讳
      王乃栋认为,“玄”字不避讳是《砥柱铭》的致命漏洞。
      从保利公司出版的《砥柱铭》图册上,可以明显看出“玄”字最后一点有明显被刮去的痕迹,王乃栋说,要提醒拥有者仔细检查原作,是否这一点曾被刮掉。
      因为传说赵宋的先祖叫赵玄郎,宋真宗以后,两宋人写千字文,都要避讳“玄”字,或将“玄”写作“元”,或写“玄”字时故意省却一点,写“郎”字时也要少写一点。
      王乃栋说,由这一点可以发现几个问题:一、这一点是谁写的?是黄本人?还是后人伪造书写?二、这一点是谁刮掉的,是黄本人?是伪造者?是收藏者或者其他人?
      王乃栋告诉记者,在黄庭坚的作品中,所有“玄”字都是不带点的,他举《松风阁帖》(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)为例,“五十弦”末笔不带点,上提圆润自然,黄庭坚诗稿中“玄”字也是不带点的。而《砥柱铭》中,“玄符仲尼之叹”句中的“玄”字,乍看是不带点的,而对照保利公司印刷的《砥柱铭》图册,“玄”字最后一点有明显的刮痕,痕迹与上句“无间然”的最后一点完全相似。
      王乃栋推论,黄庭坚或宋人是不敢写这一点的,如果原作有点,即可断定它不是黄庭坚作品。那么,造假者既然能抹去这一点,就可能做到不露痕迹,为什么又要让我们看出这一痕迹呢?王乃栋解释,古代人做假一定要留破绽,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行规。徐邦达在《古书画鉴定概论》中讲过,古人做假心虚,担心死后被阎王重罚,所以一定要做下记号,以便到阎王殿后为自己辩解。
      鉴于《砥柱铭》中“玄”字加点,王乃栋说,我们可以判断它很可能是明人仿作,仿作者水平有限,没有宋人避讳“玄”的知识,或者故意留下一点以示赝品。但藏家中有高手,他(或他们)发现了这一问题,于是设法抹去一点。还有一种可能,是清代康熙以后,藏家为避“爱新觉罗·玄烨”讳,才抹去“玄”字最后一点。
      漏洞2:风格低俗
      傅申认为,黄庭坚传世重要墨迹大多集中在其人生最后五六年间,《砥柱铭》卷填补了稍前一段(1094—1098)空白,其风格是用笔爽劲清新。但王乃栋说,黄庭坚的书法最讲笔法,最讲神韵,《砥柱铭》的根本问题是书体庸俗,因此可以判定非出自黄氏手笔。
      王乃栋认为,书画鉴定分为本体鉴定和辅助鉴定两种方式,本体鉴定又可从风格和造诣两方面入手。风格是可以模仿的,因此单凭风格不足以为证。比如这幅《砥柱铭》,其风格与黄山谷颇为相似,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凭造诣来判定了,造诣到位的,水平高的才是真的,否则就是黄体字或临摹复制品,《砥柱铭》的造诣远远不及黄山谷,所以它是假的。
      历史上著名的大书画家,作品非一般人能够模仿,风格可仿,造诣绝对仿不到。黄山谷就是这样。比如有一幅《幽兰赋》,是明人仿黄山谷的,现代人以假乱真,把它印成字帖来卖,是一种典型的俗。《砥柱铭》的问题也是这样。傅申等人认为是其中年后风格的变化,但有一点他们无法辩驳:中年之后怎么会不如早年的《华严疏》那样笔法圆滑、神韵高雅呢?
      黄庭坚的笔法非常具有特色,其点、捺、勾等都与众不同,比如其捺中锋圆、力度足,其勾圆润饱满,而《砥柱铭》明显不具备这些特点。王乃栋认为,九方皋相马只辨千里马,而不辨其颜色、性别,其实鉴定书画也是一样,需要一下子能够掌握书法作品的本质属性。
      漏洞3:错字频仍
      《砥柱铭》正文82行407字,竟有十多处错字。第六行“六合同轨”的“轨”字中,“九”写成“丸”;“毕”下少写一横……最为典型的,是“礼”、“祝”二字,均多写一点,将“示”部写成“衣”部。
      对此,傅申的解释是:唐代释大雅所集王羲之书《兴福寺半截碑》中,“祉”字从“衣”部,元代书法家杨维桢所写的“祝”字也有两点。傅申说:“杨维桢的‘铁崖体’,吾人尚可置啄,但王羲之既有此例,则山谷偶有此写法,即使是真的写错了,我们就不能允许他偶然失神写错了吗”
      王乃栋指出:集字中有些字是拼凑的,如《圣教序》集字时就拼凑很多错字,所以集字不足为证。黄庭坚在哲宗时曾被召为“校书郎”,负责撰修“神宗实录”,以他的水平和职位,不可能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将“礼”、“祝”写成“衣”部。由此可见,《砥柱铭》非黄庭坚所书。
      漏洞4:语病露馅
      《砥柱铭》没有年款,不知写于何时何地。但铭后有39行189字跋语,其中写道:“魏公有爱君之仁,有责难之义,其智足以经世,其德足以服物,平生欣慕焉。”随后又写道“可告郑公之事业者也”。魏征以敢谏著称,被封为郑国公,对这样一位自己敬仰的人,黄庭坚怎么会对其称呼发生错乱,一会称“魏公”,一会称“郑公”呢?
      对照《黄庭坚全集》中《题魏郑公砥柱铭后》,与此段跋文大致相同,但多出数十字,且有“建中靖国元年正月庚寅,系船王市,山谷老人烛下书”的落款,关键是“全集”中的题跋对魏征的称呼统一为“魏郑公”。《砥柱铭》卷在此又露出马脚。
      黄庭坚的第35世孙黄君受保利公司之邀参与《砥柱铭》,他断定此《砥柱铭》是黄庭坚所写四五幅《砥柱铭》中“唯一幸存于世的真迹原件”,对于上述马脚,黄君解释为:这幅《砥柱铭》书于绍圣四年(1097),书写时比较仓促,故多语病。黄庭坚官为宋代校书郎,“书写仓促,故多语病”不可能是他所为。
      漏洞5:题跋有误
      据称《砥柱铭》问世后一直在民间流传,没有进入皇家收藏。《砥柱铭》卷后有藏家题跋多达26则,清晰地记录着此卷的流传轨迹,而傅申等鉴定其为真迹也很大程度上依据于此。
      最被傅申等人津津乐道的是所谓“五则南宋人题跋”,对此王乃栋也有说法。王乃栋说,这五则题跋中最恶劣的是第一则,为隶书,但显然作者并不十分了解隶书法则,整个题跋看起来幼稚可笑,显然这位成就并不高的书法家是造假的直接参与者,如“在”字明显是错字,不可能是宋人所书。其余四则都是行楷,但从风格上看显然不是宋人所为,因为宋人所书行楷随意自由,而明人所书台阁体,规范工整。《砥柱铭》的这几则题跋,恰似明人所为。
      漏洞6:印章疑云
      王厚之、贾似道的印章明显是石印,《砥柱铭》卷上盖有大量藏家印章,它们也被视为此卷为真迹的佐证。王乃栋认为,这个问题根本不值得一辩,因为宋代的印章与明代的印章风格完全不一样,宋代的印章主要是铜印、玉印、象牙印等,而明代石印才开始流行。《砥柱铭》卷中王厚之、贾似道的印章显得粗糙,显然是石印,应是明人所为。
      《砥柱铭》卷末钤有朱文收藏印“秋壑图书”,被认为是南宋权相贾似道印章。傅申认为,由此可以证明至少贾似道看来此卷《砥柱铭》出于黄庭坚之手的亲笔真迹。但王乃栋指出,台北故宫《松风阁》卷上至少有6方贾似道可靠的印章,但没有这方“秋壑图书”,与之对照,即可见《砥柱铭》卷贾似道印章有可疑之处。此外,已有专家将此卷“秋壑图书”章与故宫藏《兰亭序》等公认名迹上贾似道“秋壑图书”章比照,发现明显不符,此卷图章系伪作。
      漏洞7:文献置疑
      王乃栋介绍,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,明代张丑为著录《砥柱铭》第一人。张丑著《真迹目录》卷四载:“徐晋逸所收黄山谷行书魏征《砥柱铭》,后有公自跋极详,纸墨精好,笔法纵横。详其结构,盖早年书也。”张丑的说法很有技巧,“详其结构,盖早年书”,但黄之早年作品并未存此目录。张丑还写道:“我明天顺间,为公裔孙询所购,一时题识者九人,而其名盖不甚著。北卷旧藏项子京家。其品尚在《经伏波神祠卷》真迹之下。”由此可见,张丑时代的《砥柱铭》,还没有王厚之、贾似道等人的题跋钤印,这可从另一方面印证其很可能为明人伪作。
      而其最有意味的是最后一句话“其品尚在《经伏波神祠卷》真迹之下”,张丑认为《经伏波神祠卷》是黄庭坚真迹,而《砥柱铭》在其之下,可见并非真迹。
      漏洞8:专家谜团
      王乃栋认为现在很多鉴定专家并不神秘,不要迷信他们,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头脑。他对记者说:现在全世界真正的鉴定家只是极少数,老一代鉴定家水平也有局限,否则现在博物馆不会有那么多赝品。
      王乃栋从事书法鉴定工作,对大陆及港台的鉴定专家都有一定程度的接触和了解。《砥柱铭》的成功拍卖,其中关键人物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指导委员傅申,他的鉴定论文被认为是判定《砥柱铭》为黄庭坚真迹的最直接证据。王乃栋说,傅申是台湾书法鉴定界的第一号人物,但他对《砥柱铭》的判断只是一家之言,是非自有公论。
      漏洞9:有邻馆的反证
      《砥柱铭》上世纪初从广东流入上海,不久流入日本,被私人博物馆——有邻馆收藏。有邻馆位于京都,由藤井善助创立于1926年,取《论语》中“德不孤,必有邻”之意。有邻馆藏有从殷周到晚清近4000年间大量中国艺术瑰宝,而其早年流出的怀素《食鱼帖》、米芾《研山帖》都是不太可靠的复制品或赝品。
      在日本,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、蔡襄被奉为圣人。有邻馆藏品分许多级别,“国宝”和“重要文化财”为最高级别,如黄庭坚的另一件作品《李白忆旧游诗》与米芾的《虹县诗》即被视为镇馆之宝。
      有邻馆从来不出手公认的真迹,只有对那些真伪还没有定论的作品才会出手。怀素的《食鱼帖》和米芾的《研山帖》也是被怀疑对象,而《砥柱铭》能从有邻馆流出,就足以证明日本同行对此卷的真伪还没有定论。王乃栋说,如果我们把日本人抛弃的不可靠的东西当作宝贝,将受到日本人的耻笑,被视为偌大的神州无人。
      王乃栋最后说,书画鉴定其实也很简单,只要把握艺术风格和造诣的大方向,从书画艺术本体鉴定出发,留心观察,多比多看,自然能够抓住书画的本质属性,分辨出作品的神韵雅俗,从而判断真伪,对《砥柱铭》也应如此。
      著名书法研究者张传旭在《中国书法家全集·黄庭坚》中,将《砥柱铭》疑为伪作,傅申鉴定此卷时曾引用张传旭观点。7月15日,张传旭发出博文《砥柱铭:从疑伪到存疑》,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,说明越来越多的专家认识到《砥柱铭》的不可靠。


    中外历代名画、名帖高仿真印刷复制品
    QQ:1146597448     
    电话:15919706771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24

    主题

    536

    帖子

    2万

    积分

    金牌会员

    认证会员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金钱
    21217 网币
    积分
    27229
    发表于 2010-9-17 22:4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我看像文徵明的作品,呵呵
    好好学习  好好做人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3-31 14:20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286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金钱
    118 网币
    积分
    286
    发表于 2015-2-26 22:2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分析李郁周先生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与黄庭坚书法的差异”

    本帖最后由 南岳-雪松居士 于 2015-5-8 13:58 编辑

    分析李郁周先生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与黄庭坚书法的差异”
    作者          王钧 字南岳    号雪松居士

    内容提要:对台湾学者李郁周先生《日本有邻馆本〈砥柱铭卷〉非黄庭坚所书》一文,提出的八类问题:文字样式不同、笔画长短不同、笔画位置不同、笔画曲直不同、笔画样式不同、点画承带不同、偏旁写法不同、笔顺先后不同。进行客观和具有学理性的分析,得出《砥柱铭卷》书法与黄庭坚其他真迹书法的“外表、神情、动作习惯”相同或相似,还原古人书法真相。
    关键词:文字  书法  差异比较法  比对
          
              2011年第5期《书法》杂志上发表了台湾李郁周先生《日本有邻馆本〈砥柱铭卷〉非黄庭坚所书》的文章,文章第三部分为:“有邻馆本 《砥柱铭卷》与黄庭坚书法的差异”。检出了部分文字或部首偏旁,就字样、点画、偏旁与笔顺等方面,使用了差异比较法进行了比对,比对中分成八类问题:()文字样式不同;(二)笔画长短不同;(三)笔画位置不同;(四)笔画曲直不同;(五)笔画样式不同;(六)点画承带不同;(七)偏旁写法不同;(八)笔顺先后不。① 而这八类问题中的一些结论与事实并不相符,现就部分文字的书写笔顺与某些文字的笔法进行具体分析。
    所辑引黄庭坚的书迹图片,选自北京荣宝斋2001年出版的水赉佑编《中国书法全集—黄庭坚》②和天津古籍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《黄庭坚墨迹二十种》③两书中,图片标示中两组数字,左为页次右为行次,标有“天”字的为天津古籍出版社的《黄庭坚墨迹二十种》中文字,只标数字的是水赉佑编《中国书法全集—黄庭坚》中文字,对照两种字帖一查便知。
      

    “文字式样不同:误写”分析
    李郁周文中:“‘祝’、‘礼’、‘源’、‘轨’等字是习见的常用字,一般人写错的可能性很小,何况是书法家”这个说法有点苛刻。任何人写字受情绪、身体状况的影响很大,稍不慎可能会写错 ,颜真卿《祭侄稿》中的“止”字上一短横伸出竖画(图1右下),理应是错字,但没人说鲁公写错了。《兰亭序》中“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”中的“犹”字写为别字“由”,难道也要提出“一般人写别的可能性很小,何况是书圣”。下面着重分析“叔”字的写法,李郁周提出:“中国历史上的大书家写到这个字时,‘小’部三个点,不会写成只有‘两个点’,例如欧阳询、颜真卿、米芾等都是如此。”事实上,元代赵子昂写“叔”字,“小”部写成两个点,宋代米芾写“叔”字,“小”部有两个点的字例,秦观写“叔”字其“小”部三个点用一笔代替,近似一个点(图1左行)。(《中国书法大字典》219页)④ 书家写“叔”字时,根据当时的精神状态和作品的风格,用行草笔意写其“小”部,可以写成三个点,也可以连笔写成两个点,“叔”字“小”部写成两个点不算错字。所以,李文中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两次写到‘明叔’的‘叔’字,都误写成‘两个点’。……《砥柱铭卷》这两个错字,非黄庭坚所书”的说法不成立。
    图1.jpg


    “笔画长短不同:横画太短”分析
           1.分析“世”字
        李郁周文章载: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三个‘世’字,末横太短,与左竖分开,而且笔顺是横、三竖、横。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所有的‘世’字末横皆与左竖连写,笔顺是横、右两竖、左竖横,无一例外。”先分析黄庭坚写“世”字的笔顺,图2 左上为天津古籍出版社《黄庭坚墨迹二十种》一书第41页第2 《戏题酺池寺壁》中“世”字,左边第一竖写成“点”形,末横是露锋与左竖相接,这是最后另行起笔出现的尖细笔迹,三竖连续书写映带呼应的笔意很明显,特别第二竖与左竖呼应出现的牵丝非常明显,这个:“世”字笔顺是横、三竖、横。图2左行中间为《史翊正墓志铭》中的“世” 字,也能看出连续写三竖的呼应姿态和节奏,末横另行起笔尖笔入纸,与前面的分析同理。图2左下为黄庭坚前期作品《发愿文卷》中的“世”字,左竖比末横长出一些,且抽笔离纸,这不是写竖折的笔法,写竖折的笔法是竖写到头,顿笔后再折笔写横,左下部常出现棱角,而竖比横长出一截,是另行起笔写横与左竖相接的缘故, 仔细分析这个“世”字第二竖向右下倾斜,且入笔接应是由左竖而来。所以,《史翊正墓志铭》和《发愿文卷》中的“世”字,其笔顺都是横、三竖、横。《戏题酺池寺壁》中“世”字末横也较短,说“世”字末横太短有些严苛。因此,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所有的‘世’字末横皆与左竖连写,笔顺是横、右两竖、左竖横,无一例外。”的结论不成立。        
    图2世.jpg
    2. 分析“所”字
        李郁周先生文中: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两个‘所’字,上横太短,乍看之下类似草书‘取’字。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所’字上横皆特长,《砥柱铭卷》这两个‘所’字,与黄庭坚平素写法不同,非黄庭坚的笔迹。”此说法不对。例如《致天民知命大主簿札》中“所”字,其上横较短(如图3左上)。图3右上为《砥柱铭卷》中“所”字。李先生说:乍看之下类似草书‘取’字。草书“取”字与“所”字写法有本质区别,如图3左下为王羲之草书“取”字,用一点代替“耳”字左竖及三横画。黄庭坚传世真迹中的“取”字写法,较多的写法与《戏题酺池寺壁》中“取”字的写法一致,左部“耳”字写法接近楷书(如图3右下)。

    图3所.jpg
    “笔画位置不同:撇画太高”分析
            李郁周谈到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或”、“域”、“载”、“成”、“盛”各字,“戈”部撇画位置太高,这是简单的比较笔画位置和粗细。《范滂传》中的“感”字,其“戈”部撇画位置较高(图4左),足以证明李文中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无论前期或后期,‘戈’形各字撇画位置甚低”之说是错误的。关于《砥柱铭卷》中“戈”部写法,傅申先生对笔法的分析有道理:“如部首‘戈’,山谷往往省去第二笔末尾的钩挑,而且将长笔末尾直接截断,抽笔离纸,如‘载’、‘域’、‘截’、‘成’、‘岁’、‘践’、‘职’、‘我’、‘或’、‘哉’等字,几无例外。”⑥这一习惯性笔法从早期的《发愿文》一直延续到晚年的《范滂传》。
            延伸傅申先生的分析,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载”字与《松风阁诗帖》中“载”字,部首‘戈’的第二笔主笔上端,其入笔时都有跪笔的动作,欲下先上的笔法是一致的,只是《松风阁诗帖》中“载”字的此处用笔较明显,且锋略偏左,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载”字跪笔不明显而已,通过临习书写中才能体会到这两个“载”字由横到戈钩使转的用笔相同,其他山谷的传世真迹中“戈”部在此处的笔法节奏与“载”字的一样。
    图4.jpg

    “笔画曲直不同:撇画太直”分析
    1.分析“叹、欣”两字
    郁周文章称: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叹’、‘欣’两字,‘欠’部长撇形状太直,角度方向太斜;捺画形状捺不捺、点不点。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欠’部长撇‘向下、稍曲、左弯’” 黄庭坚《惟清道人帖》中的“欲”字“欠”部长撇角度方向较斜,(图5左上),可推翻李文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叹’、‘欣’两字,‘欠’部长撇形状太直,角度方向太斜”之说法。细分析《砥柱铭卷》中“叹”字(图5 右上)与《松风阁诗帖》中“炊”字(图5左下)“欠”部首撇和平钩的写法,均为侧锋入笔,向左下写撇并不提笔,写到头时蹲笔并略顿笔再折笔写平钩,钩部转笔暗过、略向下行笔、再向左出锋。这两字‘欠’的首部神似,其实图5中四个字‘欠’的首部的笔法是一致的,变化在下面。所以,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欠’部长撇‘向下、稍曲、左弯’”的结论不成立。
    图5.jpg

    2.分析“明、月、服”三字
       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明”、“月”、“服”等字,“月”部长撇笔运到中部时驻笔取势,有向里回腕的动作,末端‘往下’写。 这种笔法在其他作品中时有出现,如《诸上座帖》中的“明”字“月”部(图6左上)和《赠张大同卷》中的“腹”字“月”部的长撇都有这种笔意(只不过不明显而已),其末端‘往下’写,仔细分析中部到末端有微弯向右下的圆弧。《松风阁诗帖》中“风”字的长撇中部驻笔取势明显(图6左下),末端也‘往下’写,《砥柱铭卷》中“风”字的长撇也是这种笔意(图6右下),整体长撇有反“S”型笔意,这种笔法在前期作品中很少见,前期写“月”部长撇的笔法即李郁周所说“‘月’部长撇向下、稍曲、左弯,最后拉起接写第二画”,综上所述,李文中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月’部写法,非正常的书写方式,显非黄庭坚手笔。”的结论是不成立的。

    图6.jpg

       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3-31 14:20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286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金钱
    118 网币
    积分
    286
    发表于 2015-2-26 22:37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五 “笔画样式不同:竖写成点、点写成撇”分析
    1.分析“竖写成点:山”
       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山”字,傅申先生说:“第四十二行的‘山’字,起首时下笔重按向右突出的习惯使人不适,也非好字,但这一陋习却也见于《寒山子宠居士》卷及《苦笋帖》中。”⑦ 这是客观的分析,“山”字并非好字,起首有下笔重按之陋习,也是书家潜在的书写习惯难以改变的例证。分析《砥柱铭卷》中“山”字(图7左)和《寒山子宠居士》卷中“山”字(图7右下),起首重按后笔调为中锋向下行笔到底部位置,回锋上提伴随着掌心向左前仰,这是用腕引起的手掌动作,用腕的习惯不变,因此,从中竖左侧出的锋尖,位置大致相同,顾盼取势相同,这一细微处内在的用笔之理正是书家难以改变的习惯。李郁周提到: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山’字,第二笔竖画方向由左上到右下,末笔一竖写成由上而下的‘点’形,结构松散。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 期,‘山’字第二笔竖画方向皆由右上到左下,末笔一竖都是由右上到左下的‘竖’画,向势结字。”实际上,《致无咎通判学士尺牍》中的“山”字,第二笔竖画方向也是由左上到右下,末笔一竖写为“点”(图7右上)。足以证明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 期,‘山’字第二笔竖画方向皆由右上到左下,末笔一竖都是由右上到左下的‘竖’画”和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山’字写法,完全不具黄庭坚书法的风格特色。”之结论是错误的。
    图7.jpg
    2.分析“点写成撇:其”
    李郁周文中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其’字,‘八’部第一笔写成‘撇’画,……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八’部第一笔皆写成‘挑点’”,这一说法与事实不符。例如《王长者墓志铭》中的“其”字 ,“八”部第一笔写成“撇”画(图8右)。写为“撇”画,本来是颜体和东坡楷书的写法,书家书写行书作品对“其”字“八”部写为“撇”画或“挑点”,根据点画的搭配和章法的需要或当时书写的情趣而定,两种写法都可以。所以,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八’部第一笔皆写成‘挑点’”和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其’字,非黄庭坚所书。”的说法不成立。
    图8其.jpg   
    六“点画承带不同”分析
           1.分析“点与点:忘、德、心”
           李文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忘’、‘德’、‘心’等字,‘心’部末点书写方向,由上往下另行起笔书写,并未承接前一点而来。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心’部末点书写方向皆由左往右,承接前一点而来,顺势书写。”说法不对,明显看到“忘”字“心”部末点承接前一点而来的牵丝映带和呼应姿态(图9左上),其它各字“心”部末点都是承接前一点而来,只不过牵丝连带不明显而已,能看出是顺势书写。《发愿文》中“忍”字“心”部末点,与前一点虽有连带,笔法与“忘”字“心”部末点是一样的,用的是侧法(图9右上)。不妨来分析“心”字的左点接第二笔的笔势,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忘”、“德”、“心”各字,“心”部左点露锋入笔,向左下顿笔,挫笔后笔锋从点中向右上提出,这里是运腕,腕先向右摆动,再向左微摆接写弧钩的起首。这种笔法与《发愿文》中“忍”、“德”字和《赠张大同卷》中“心”字(图9右下),这几字“心”部的左点写法相同,第二笔起首呼应左点的笔势相同,笔断意连,这一习惯的写法及运腕动作,从早期一直延续到晚期。综上所述,李文中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忘’、‘德’、‘心’等字,‘心’部末点书写方向,由上往下另行起笔书写,并未承接前一点而来。”和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心’部各字,末点承带不当,系不擅写字的人所为,非黄庭坚笔迹。”的结论不成立。
    图9.jpg

    2.分析“画与画:存、在”
    李文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存’、‘在’两字,竖画带笔做作,非黄庭坚所书。”“存”、“在”两字,左竖末端出现“挑”形带笔接写下一画,这是在心情沉郁状态下出现的“败笔”。个人认为“做作”是有意而为,给人做出来,这个带笔是最本来的反映,感觉像是我有病了身体不适,没控好笔写成怎样就怎样,是直抒胸意而写,当然不好看。摹或做作出来是给人要好看,要符合大众审美,没一个人会做出一件东西把难看留给别人。仔细分析“在”字,第一横接到撇画是用横折撇的写法,没有写成横与撇交叉的形状,这种写法一直延续到晚期,例如,《致天民知命大主簿札》中“在”字(图10左下),《赠张大同卷》、《致景道十七使君尺牍并诗》、《范滂传》中“在”字 (图10右)。再来分析“存”、“在”两字的笔触特征,第一横画末端提笔轻写,有快速向右上挑的笔势,使横画末端下边出现凹形,这种笔触特征在黄庭坚传世真迹中时有显现,如图10右中间为《致景道十七使君尺牍并诗》中“在”字,图10右下《范滂传》中“在”字第一横画末端的笔触特征。因此,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存’、‘在’两字,竖画带笔做作,非黄庭坚所书。”的说法不成立。
    图10.jpg
    七“偏旁写法不同:宝盖、三点水”分析
    1.分析“宝盖:家、害、傍”
            李文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家’、‘害’、‘傍’各字,‘宝盖’横画末端提笔轻写,圆转带过短撇,轻浮无力。”分析如下:“家”字宀部横画末端的写法为横画快到末端时提笔上挑,形成向右上倾斜的斜面或凹形,这种写法与《赠张大同卷》中的“容”字宀部横画写法相同,这两字宀部横画末端快速提笔上挑与钩撇形成的留白相似(图11上)。《砥柱铭卷》中“害”字与《寒山子宠居士诗卷》中“寒”字宀部写平钩的笔意是相同的,都是横画末端略微上提,写钩有搭接的意味,顿笔并挫笔,斜向下行笔时笔肚押出下部的圆弧,提笔向左收笔。“害”字宀部第二笔左点的写法与《寒山子宠居士诗卷》中“寄”字宀部第二笔左点的写法相同,其与首点顾盼相迎的姿态一致(图11中)。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傍”字“宝盖”的平钩用圆转笔法,与《明瓒诗后题卷》中“字”字的“宝盖”平钩的圆转笔法相同(图11下)。所以,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家’、‘害’、‘傍’各字,‘宝盖’横画末端提笔轻写,圆转带过短撇,轻浮无力。”和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宝盖’各字写法,非黄庭坚手笔。”的结论不成立。
       图11.jpg
    2.分析“三点水:海、洁、河”
    李文中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‘海’、‘洁’、‘河’各字,‘三点水’的笔触轻浮,‘海’、‘洁’两字尤然。”分析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海”字,其氵部首点写法是永字八法中的侧法,完全按写点的笔法写成,并不轻浮,成点后再提笔出尖锋接下一笔,笔断意连,第二笔边行笔边按笔,到画中时又边行笔边提笔,最后尖锋收笔, 与《范滂传》中的“淂”字氵部第二笔的写法一致,只不过“淂”的氵部增加了圆转笔法向右收笔(“淂”为“得”字异体字)。(图12上)“洁”字的氵部首点也用的是侧法,而第二笔轻写,与《范滂传》中另一“淂”字氵部的笔触一致。(图12中)《砥柱铭卷》中“河”字氵部的写法,与《范滂传》中“滂”字的氵部写法相似,书写中手腕连续向左摆动,在摆动中顿笔成点,“河”字前两点写法与“滂”字的特别相似。(图12下)所以,李文中“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三点水’各字写法,非黄庭坚所书”的说法不成立。
    图12.jpg
      八“笔顺先后不同”分析
            1.分析“隹部:惟、推、难、雖”
    郁周文章称: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‘惟’、‘推’、‘’、‘’各字,“隹”部右半笔顺,一横之后先竖,其后写三横。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隹’部右半笔顺,先写四横,最后写竖。”事实上,黄庭坚《史翊正墓志铭》中的“推”、“”、“”各字的“隹” 部右半笔顺是一横之后先写竖,其后写三横(图13右)。与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惟”、“推”、“”、“”各字“隹”部右半笔顺一致。这种笔顺与《史翊正墓志铭》中“佳”字笔顺的写法也相同(如图13右上)。当然,黄庭坚书迹中,“惟”、“谁”等字“隹”部  右半笔顺,也有先写四横,最后写竖的字例,这两种笔顺的写法,在黄庭坚传世真迹中都存在。所以,李文中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隹’部右半笔顺,先写四横,最后写竖。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隹’部各字笔顺,不是黄庭坚的习惯写法,非黄庭坚所书。”的结论不成立。
    图13.jpg
    2.分析“必字”    李郁周文章中:“有邻馆本《砥柱铭卷》中 的‘必’字,其笔顺为上点、撇、弧钩;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必’字笔顺为撇、弧钩、上点。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必’字,其笔顺不是黄庭坚的习惯写法,非黄庭坚所书。” 黄庭坚《刘禹锡竹枝词》卷题跋中的“必”字(《书法》杂志2008年第2期的彩印非常清晰),通过上点接到撇画的牵丝笔锋可看出,其笔顺是上点、撇、弧钩(图14上),与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必”字的笔顺一致(图14下)。《范滂传》中(《中国书法全集—黄庭坚》389页第3行)“必”字上点的右端出现笔锋开裂形成的破口,且点型向右上方伸长,这是向右行笔时提笔形成的笔迹,笔顺应是上点、撇、弧钩(图14中)。只要有书写经验及书法知识的人,都知道字的笔画出现破口,是笔锋提起离纸而形成的,不可能入笔写点时形成笔画的破口,李郁周错认为这个‘必’字笔顺为撇、弧钩、上点。当然,黄庭坚写“必”字,笔顺也有撇、弧钩、上点的写法,这是书家熟练用笔之后随情性而采用的写法。所以,“传世的黄庭坚书迹中,不论前期或后期,‘必’字笔顺为撇、弧钩、上点。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‘必’字,其笔顺不是黄庭坚的习惯写法,非黄庭坚所书。”的结论不正确。
    图14.jpg
    3.分析“丧字”   《砥柱铭卷》中的“丧”字,其笔顺为一横、口部、一竖、口部,是有些奇特。但我们没有理由说黄庭坚不曾这样写,如同前面分析的“惟”字,‘隹’部右半笔顺,先写四横,最后写竖,看起来不符合汉字书写的笔顺,黄庭坚真迹中有这种写法,我们同样认为这种写法是可行的,还有《范滂传》中的“党”字的繁体,从牵丝笔锋可看出,其“黑”部的笔顺是先写四点之上的横画后,再写一竖(图15上),也不合常规,“黑”部四点上面部分应是最后写一横,我们总不能说大书家的黄庭坚不应这样写。  像这样打乱笔顺的书写,在宋人中常出现,如米芾写“远”字⑧,笔顺是先写竖后写横,正常的笔顺应是先写横再写竖(图15下),不妨推测一下可能与宋书尚意有关系
       图15.jpg
    总之,通过对李郁周“有邻馆本 《砥柱铭卷》与黄庭坚书法的差异”中八类问题的分析,分析比较所列《砥柱铭卷》中与黄庭坚传世真迹中“差异性较大”的字例,得出了书家难以抛弃的潜在习惯,就同一字的笔触习惯,《砥柱铭卷》与其他真迹中是一致的。其他的文字则更容易找出《砥柱铭卷》书法与黄庭坚其他真迹书法的“外表、神情、动作习惯”相同或相似处。
    注释:①《书法》杂志2011年第5 期,第24—25页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② 水赉佑《中国书法全集—黄庭坚》荣宝斋出版社,2001年6月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③《黄庭坚墨迹二十种》天津古籍出版社,2005年8月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④《中国书法大字典》 光华出版社,1980年12月,第219页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⑤《王羲之十七帖》湖南美术出版社,2007年5月,第22页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⑥《书法》杂志2010年第10期,第22—23页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⑦《书法》杂志2010年第10期,第22页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 ⑧《米芾行书》中国书店出版社,1988年12月,第6页。

       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昨天 08:41
  • 签到天数: 1284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1361

    主题

    3万

    帖子

    17万

    积分

    元老会员

    金钱
    83864 网币
    积分
    171058
    发表于 2015-2-27 14:10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{:soso_e179:}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3-31 14:20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286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金钱
    118 网币
    积分
    286
    发表于 2015-3-3 20:55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谢谢晓畅伟夫先生置顶!
    确实下了一定功夫,从2010年10月看到《书法》上高鸿的文章,文中有许多错误,此时开始搜集资料,按年限整理山谷的有关书籍、字帖等资料,常常思考一些问题,想到一点就记录下来,2011年5月看了《书法》上李郁周的文章也有错,就先分析李郁周文中笔法、结字法。每天抽一定时间研究,有时临山谷字帖体会书写动作。这样研究经常到夜里1点,托人借阅保利公司出版的《砥柱铭》册子,每个字的检出相当费时,刚开始对着黄庭坚其他真迹字帖从头到尾看,可是第一遍还是漏过去一些字了。就对字帖一个字一个字的临,临的时候也分析笔法,列出要检之字,临帖时碰到了就记下,能见到的七十多种山谷真迹字帖都临了一遍,有的临了几遍,如此下了功夫,就这样到11年12月文章完成了,发到杂志社,但没被采用,搁了几年,现在发到此,望行家和书友指正为盼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3-31 14:20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286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金钱
    118 网币
    积分
    286
    发表于 2015-3-3 20:56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谢谢墨原先生支持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810

    帖子

    1万

    积分

    银牌会员

    Rank: 5Rank: 5

    金钱
    6262 网币
    积分
    15692
    发表于 2015-3-24 11:07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心曲已素 于 2015-3-24 14:51 编辑

    此件作品是赝品,一零年时我就说过。黄庭坚执笔回腕,“横”画多呈“反弓”,而此卷中的“横”画多呈“正弓”,不客气说,黄庭坚一生都没这样写过。现在问题是,想看看付申先生用什么方式,以谢天下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3-31 14:20
  • 签到天数: 5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1

    主题

    39

    帖子

    286

    积分

    初级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金钱
    118 网币
    积分
    286
    发表于 2015-3-24 22:36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心曲已素 发表于 2015-3-24 11:07
    此件作品是赝品,一零年时我就说过。黄庭坚执笔回腕,“横”画多呈“反弓”,而此卷中的“横”画多呈“正弓 ...


    按你的说法,黄庭坚写横画一生都没有呈“正弓”的字。看下面的图片,左为《华严经》中的字,其中“五”字的下横,“时”字的右三横都为你所说的“正弓”。图中右上为
    《诗送四十九姪》中字,“发”、“共”字的长横,“更”字的上横都为“正弓”。图中右下为《致景道十七使君尺牍》中字,其中“景”、“与”字长横为“正弓”。
    横画.jpg

    《砥柱铭卷》也有横画呈“反弓”字,如下图中“茫”、“勒”、“与”等字的长横。
    15.jpg

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    GMT+8, 2019-7-19 03:44 , Processed in 0.075108 second(s), 29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 X3.4

    © 2001-2018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