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234|回复: 0

惟笔软则奇怪生焉与势去不可遏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1

主题

375

帖子

2万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金钱
11977 网币
积分
21557
发表于 2012-6-15 16:0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专著《书法笔力及其笔法》之7.1:“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”与“势去不可遏”

对于蔡邕《九势》中“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”的解读,是个很有争议的话题,书家对其意所指有不同的理解。褒意乎?贬意乎?说法不一,众说纷纭,近乎公案。
持褒义者认为,其意指通过羊毫软毫的挥运会呈现出变化多端、出人意表、异常美妙的书写效果;
持贬义者认为,其意指惟有用软毫笔就会写出不合规范、异常丑怪的书写效果来。
两者都以笔性论之。
又有认为“软”非指笔毫性状的软硬,而是指用笔。所谓“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”,其意是:惟用笔软弱无力,就会写出不合规范、异常丑怪的书写效果来。

笔者的理解有所不同,在此陈述,就教方家。
“软”既指笔毫的性状,也和用笔有关,但更强调因笔毫软而致用笔的不易掌控,需要特别注意如何用笔才能道合自然。
“软”所指笔性并非特指笔毫的某一类别,是通指“毛笔”,与非毛的硬笔相对。用蔡中郎自己的话说:“书者,散也。欲书先散怀抱,任情恣性,然后书之。若迫于事,虽中山兔豪不能佳也”(《笔论》)。可见,在蔡邕眼中,按今天的标准属于硬毫的中山兔豪是最好的笔毫;而一个“虽”字则表明,并非只有硬如中山兔豪那样的软笔才能写得好,用其它种类的笔毫照样也可以写得美妙。反正无论何种毫毛,只要它们可供“任情恣性”地书写就是了。“笔软”之于《九势》一文的意义,恰如现代所称“毛笔”之于《中国书法》,其意不在“毛”的具体类别本身。
“奇怪”者,乃出乎意料之异常。倘若异常的结果只有必然的一种,就不那么好奇怪的了;此异常之所以奇怪,因为它未必一定是丑怪,也未必一定就美妙,可阴可阳,可奇可怪,可褒可贬。用软笔,或曰毛笔,可以写出硬笔绝无可能的美妙而成为文房之一宝;也可能写出硬笔书写不会出现的丑怪,如墨浮、墨猪、绞扭之类,就看你如何掌控这支软笔了。掌控得好,“下笔用力,肌肤之丽”;掌控不好,“有一着意用力处,即有一僵死处”。这正是蔡邕要提醒人们多加注意的事,是其撰写《九势》的主要原因。
要把握这句话的真意,需将其放到全文的语境中。在此前面,蔡邕云:“夫书肇于自然,自然既立,阴阳生矣,阴阳既生,形势出矣。藏头护尾,力在字中,下笔用力,肌肤之丽。故曰:势来不可止,势去不可遏,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”。在此之后,则逐一分说各势的要义。其中,从“故曰”到“奇怪生焉”,正是承前启后的关节。
书法肇于自然,有阴阳之变化。从“故曰”可知,所谓书写中的阴阳变化,其要就在于势之来与势之去。要自然地书写,就要顺应“势来”与“势去”所体现的阴阳变化之道。但人们往往把“势来不可止,势去不可遏”这一阳一阴之道,解读成“笔势来时听其自然不可制止,笔势去时也宜听其自然不可阻遏”,将势来与势去变成了近乎阴阳无异的境界,为后面的理解增添了障碍。这样的解读,很可能是把“势去”等同于“出锋”、“笔锋的离去”了,其实两者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。
“势来”易解,问题就出在对“势去”和“不可遏”的理解上。
《说文解字》:“去,人相违也”。清人段玉裁注曰:“违,离也”。与离相对,“凡物之至者皆为来”。“势去”不是笔锋的离去,而是“势”的离去。极而言之,“势去”属于失势、势将尽之意。
书写过程中的势不是天上给的,也不是地下生的,是书写之人法天法地法自然而施为的结果。法自然而生之势妙合自然,必然有盛有衰,此乃阴阳变化之道,实书写之人的生理即自然之条件使然,不可能没有变化地来来去去任由驱使。因此,势来即势至、势盛,蓄势而发,属阳。“势来不可止”是“势盛则乘势奋笔疾书,不可阻止”之意,也就是后世书家所言“放纵”、“导之则泉注”之谓;“势去”应指势的离去、势衰,势成强弩之末,属阴,与阳极相对。阴阳自然会有反差,“势来”的运笔书写与“势去”的运笔书写不可能没有差别。如果说势来即阳极之时要乘势奋笔疾书,则势去即阴极之时,作为阳极奋笔疾书的反面,理应不宜书写了。
然则“势去不可遏”究属何意呢?真的是“不宜书写”之意吗?
我们说,是的,是在提醒我们“势去”时要停止书写,但强调“不可遏”,不可以“遏”的方式去停止。
要理解“不可遏”的真意,必需对“遏”之本义有确切的理解。让我们追踪《说文解字》关于“遏”的释义:
“遏,微止也。”
“微,隐行也。从彳。”
“隐,蔽也。”
“彳,小步也。象人脛三属相连也。凡彳之属皆从彳。”
遏的辵部:“辵,乍行乍止也。”
可见,按《说文解字》的释义,“遏”的确是阻止,不过是“微止”,是属于隐蔽式的、表面上几乎看不见的一小步接着一小步的乍行乍止,因而是一种压制或抑制式的一步一步地、慢慢地阻止。政治术语中的“遏制”正是此意。总之,“遏”是以阻止为目的,有阻止的举措和效果却又不能或不求一下子就完全阻止之意。
于是所谓“不可遏”,就是要避免以“遏”的方式去阻止。为此,可能的处理方式有两种:
其一,根本就不“遏”、不阻止,所谓“笔势去时也宜听其自然不可阻遏”的流行说法就是。然而,原文写得清清楚楚:书写之时要“下笔用力”,只有“下笔用力”了,才会有“肌肤之丽”。如果势已离去,或势已衰了,还要书写下去,下笔就无法用力,其所书必然是“势去”即“失势”之作,“肌肤之丽”就成了水中捞月,只能是痴心妄想。何况在势衰之下即使不想主动阻止,也难违自然之道,必将慢慢地成为强弩之末而被逼停止,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落入“遏”止即慢慢停止的境地。故此说有违原文的本意;
其二,一定要阻止,但不可“遏”止,要令其猝然而止,阻而即止,不让其再挪动分毫。欲如此就需要用力,只有用力才能阻而即止,避免落入“遏”止的境地。所以原文在强调“势去不可遏”之前,首先申明“藏头护尾,力在字中”,之后,又在述说各势之时特别指出:“护尾,点画势尽,力收之”。如果注意到“藏头”之意为“园笔属纸”即起笔之时,“护尾”之“尾”乃指一笔的“势尽”之时而非一画中“形尽”的端部之处,可知蔡邕的“藏头护尾,力在字中”其实是在强调每一笔的起笔和收笔都要用“力”。后世书家在《九势》的启示下,先后感悟到起笔之时要果敢;在“势尽”、“势去”之时“须有不使尽笔力处”(王澍),就主动地断然停笔,俾能有力“擒得定”、“顿之则山安”,能“杀笔甚安”,这样的收笔只有按照蔡邕所言的“力收之”才能实现。  
这样一来,“势去不可遏”的真意乃“势将尽时,不可像‘遏’止那样轻微地渐渐地停笔、收笔,要“力收之”,即要在势将尽而未尽之时用力断然停笔。或者说,不可慢慢地停笔,不可阻而不止。
笔者以为,后者能够反映出“势来”与“势去”处于阴阳两极的差别,比较符合原文“势去不可遏”的本意,也与后世书家关于停笔、收笔的要诀相吻合。其实,只要将“点画势尽,力收之”与“势去不可遏”两相比对就至为明显,前者强调势尽之时要用力收笔,如果把“势去不可遏”再理解成势去即势尽之时不可阻止、不收笔,显然不对了。
于是,“惟笔软则奇怪生焉”则上乘势来势去的阴阳变化之道,下启各形各势用笔之法,既是理与法的通道,也是行文的铺垫,语义相当于“惟笔软在阴阳变化中才会有出乎意料的不易掌控,是奇是怪不易把握”。所以才有细说各势、让人们明白如何书写方合自然法则的必要,提醒人们要认真阅读其文,如此而已。倘一定要追问其褒贬之义究属如何,只能说,它其实是在暗示:
毛笔书写,或怪或奇;掌控不易,诸君谨记:
得此九势,妙合自然,可追古人,可造奇境;
失此九势,悖于自然,阴差阳错,怪诞入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GMT+8, 2019-12-14 09:31 , Processed in 0.047898 second(s), 22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