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6204|回复: 94

【 半月谭 】No.26:书协应去“行政化”?(沈鹏:书协应减少“行政化”)

  [复制链接]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发表于 2011-6-17 09:13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王子庸 于 2011-6-17 09:38 编辑
“去行政化”,是近来经常见诸舆论的一个词语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一向温和,“对应当说的话也少说”的前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在纪念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座谈会的书面发言中却疾呼——


胡锦涛总书记针对教育、科研在不同场合提到“原创性思维”、“发扬个性”,温总理最近也说青年要“独立思考”。我们真正坦诚的思想交流还很不够。而艺术上的问题只有依靠平等基础上的讨论,建立有利于学术发展的运行机制,才能推动创造力,让大家心悦诚服。协会的凝聚力才会是牢固的而不是表面的。

书协成立之初,规定了它的性质是“群众性的专业组织”,在我心中协会定性就应该这样。社会上有些部门发出“去行政化”的呼声,是否可以参照?至少要减少“行政化”吧!

我任职期间,为了大局,减少矛盾,却对应当说的话也少说或未坚持。我个人有缺点,但也不能不想到机制需要完善。

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组织,纪念自己生日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总结经验以及教训。书协是书法家之家,我们要真心实意地热爱
。”





对书协去“行政化”,您怎样看?

您觉得去好还是不去好?理由是什么

您觉得能去得了吗?为什么


欢迎广大网友踊跃参与。谢谢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1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中国书法网 于 2011-6-17 09:18 编辑
6月5日,纪念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举行。中国书协名誉主席沈鹏提交了书面发言,以下为书面发言内容: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祝贺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三十周年


中国书协成立的背景是:经过十年动乱,有了良好的政治、文化气氛,古老的艺术传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了发扬。

上世纪30年代,左翼作家联盟为革命文艺立下不朽功勋,那时的活动中心在孤岛上海。现在的情况不同了,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,我们的协会在党的统一领导下成为全国性的组织,有实力能办大事。这样的优势,有些韩国、日本的书家也很羡慕。

上世纪80年代书协初期,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。不少先辈都已作古,我们深表怀念。对于曾经为书协做出贡献的人士,也应表示感激。如今,我们的缺失常表现在精神方面。“左翼”时代鲁迅这样的精神领袖,我们不敢奢望,但可以也应该要求多一点真正的艺术精神、艺术气质。“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是谓有大师之谓也。”这一点,我以为对协会也是适宜的。书法的可持续发展,不但在硬件,更重要的是针对书法的特殊性,建立学术自由、民主的一套机制,打开多元发展的局面,全面提高书法家素质和事业质量。我们不能不从事业的长远利益着想,为后人着想。要让后人看到我们究竟做了多少有益的事。

胡锦涛总书记针对教育、科研在不同场合提到“原创性思维”、“发扬个性”,温总理最近也说青年要“独立思考”。我们真正坦诚的思想交流还很不够。而艺术上的问题只有依靠平等基础上的讨论,建立有利于学术发展的运行机制,才能推动创造力,让大家心悦诚服。协会的凝聚力才会是牢固的而不是表面的。

书协成立之初,规定了它的性质是“群众性的专业组织”,在我心中协会定性就应该这样。社会上有些部门发出“去行政化”的呼声,是否可以参照?至少要减少“行政化”吧!

我任职期间,为了大局,减少矛盾,却对应当说的话也少说或未坚持。我个人有缺点,但也不能不想到机制需要完善。

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组织,纪念自己生日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总结经验以及教训。书协是书法家之家,我们要真心实意地热爱。

谢谢诸位!

2011年6月3日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2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  去行政化,简单地说,就是淡化行业、职业或某项工作的行政色彩,尽可能地突破行政的束缚,突出行业、职业的主导地位。

      英文翻译:non-administration


  高校的行政化:行政部门对于高校的管理过多过细,大包大揽。在学校里是以一个权利为中心,而不是以学术为中心。

  行政化不仅是一个习惯的问题,行政权力往往还代表真切的利益和话语权。去行政化的精髓,不仅是取消行政级别,更在于规范行政权力,督促权力恪尽职责、恪守边界

  6月6日颁布的我国第一个中长期《人才规划纲要》,再次提到备受关注的“去行政化”问题:要克服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、“官本位”倾向,取消科研院所、学校、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。(据新华社6月6日电)在近两万字的纲要中,媒体显然对这一条情有独钟,很多报纸和网站都把它单独拎出来,置于头条位置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2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“去行政化”,在今年两会期间和教改规划纲要公布时,曾激起激烈的讨论。多数意见都认为,过度行政化已经成为诸多教育问题的总病根,必须尽快革除。不少大学校长也直言,并不在意学校和本人的行政级别;但也有一些高校中人对此持保留意见,认为在泛行政化的社会环境下,高校无法单独去行政化,否则将面临无法与社会接轨的尴尬。

  此次,《人才规划纲要》从建立科学的人才管理制度、人才选拔制度出发,重申去行政化。可见,过度行政化现象不仅在大学存在,而且在科研院所、医院等事业单位也广泛存在,已经影响了我国的人才战略。纲要中明确,事业单位都要摘除“官帽”,表明中央在这一问题上已有了共识,并开始向过度行政化宣战。

  不过,去行政化的方向虽然正确,但“无法接轨”的担忧也非常现实。统一取消行政级别或许容易,但去行政化却非一日之功。

  首先,长期形成的“学而优则仕”、“官本位”的思想基础依然深厚,很多人还喜欢以“官位”和“级别”来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。哪怕离行政权力很远的部门,也热衷往官本位上靠。以至于最不应该行政化的学术和科研单位,也爱上了官位。很多专业技术人员也喜欢在名片上印上“相当于正处级”,还有人推导出院士相当于什么级别、主任医师相当于什么级别,真不知道是对学术的抬举还是矮化。其他诸如奥运冠军“集体当官”等信息,也在不断强化这种社会思维。

  最关键的,行政化不仅是一个思维习惯的问题,行政权力往往还代表真切的利益和特权。在高校、医院或科研单位,行政权力不仅掌握科研项目、经费分配,还可以判定学术水平的高低。行政权力一家独大,缺少制衡,整个社会自然要按照行政的逻辑来运转。

  其实,行政权力原本不应该成为一个“贬义词”,大学等单位一刻也离不开行政管理。之所以要去行政化,是因为行政权力超出了一定边界,在所有领域都成了支配力量,这样的趋势很可怕。权力如果越界,不受制约,缺乏规范,就会放弃自身的服务职能,明火执仗谋取私利,甚至会成为伤人的猛兽。

  《人才规划纲要》指出,改进人才管理方式的主要任务,是规范行政行为。因此,去行政化的精髓,不仅是取消行政级别,大家肩膀一般齐,更在于规范行政权力,督促权力恪尽职责、恪守边界。同时,在学术领域,还要建立一套独立于行政权力之外的评价体系,让学术按照自己的标准分出高低,以其对人类的贡献赢得尊重。这样,学术才能摆脱行政权力的束缚,“去行政化”才能获得有力支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2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国科技大学原校长、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委员:大学行政化的表现是一切运作都以行政权力为主导,做什么事都是靠行政命令,谁权力大谁说了算,而不是通过学者、科学家讨论。学校的学术委员会、学位委员会,应该代表教授的声音,现在成员多为各个系的主任、院长甚至校长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2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对高校行政化的诟病通常集中于行政权力过大,学术权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。纲要把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作为一个改革目标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2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朱清时:让大学去行政化 回归学术至上


2009年12月24日,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在深圳接受凤凰网与正义网联合访谈,描绘未来十年中国大学的理想版图。朱清时认为未来十年应该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十年,去除行政化、让教授治校、恢复学术至上是中国大学的必由之路。以下为文字实录:

  凤凰网资讯:今年刚刚筹办的南方科技大学,很多人都寄予了厚望。作为创校校长,您希望十年之后的南方科大,成为一所什么样的学校?在您的预期里,那时它在中国乃至世界高校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?

  朱清时:十年是很短的时间,由于我们这个学校要求高质量,所以十年以后的南方科大,应该是一个小规模的研究型大学。学校可能不大,但是将从追求学术至上的精神和卓越的管理机制方面谋求突破。

  它的意义就在于将向中国的高校表明,大学完全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办,即让教授治校、让学术至上、去行政化,就是不用官僚行政那套体系来管理,而是教授自己管理自己,大学自治。这样可以解放大学的创造力,使大学回归到本来面目,使它很有活力。我相信十年以后的南方科大,如果照我们的设想顺利办下去的话,应该给中国的高校改革做出一个样本。

  凤凰网资讯:应该是一个模范的作用?

  朱清时:我希望成为模范,不管成功还是失败,我们做的事情在十年以后都可以供中国高等学校改革做参考。

  去行政化,追求学术至上是大学必由之路

  凤凰网资讯:从现实的角度来看,南方科大要在十年后达成您期待的那样,可能还会面临哪些实际的困难?

  朱清时:很大的困难主要来自观念上。我们要去行政化,我们的管理干部没有行政级别,而社会上仍是以行政级别来划分各种福利。他们在社会上如何对接,这是问题。另一个困难是:我们要去行政化,但是社会跟上级,还是用行政化来管理我们。

  现在我已经遇到很多困难。但是我相信我们坚持做下去,不管是成功失败,对全国高校改革都会是一个参考,大家今后都会面临这个问题。我相信中国的大学要去行政化,恢复到学术至上的这种精神,这是必由之路。

  凤凰网资讯:您理想中的大学是应该大学自治,追求学术至上的灵魂。您觉得就整个中国的高校来说,十年内有可能实现这种突破吗?

  朱清时:你这个问题是很难准确回答的,但我相信是能的。

  我们现在大学的状况类似30年前中国的农业、工业的状况。那时我们的农业、工业行政化也非常严重,导致的结果就是农民没有生产积极性,企业没有活力。但经过改革、去行政化,重现了活力和创造力。

  我们的教育面临同样的问题,农业、工业改革了,现在就要改革教育了。十年虽然短,但如果大家都意识到一定要改革,只要改革开始,就会迅速扩大;只要大家意识到大学可以这样办,就会迅速办起来。高校的活力解放等于为我们的人才培养打开新局面,这比农业增长、工业增长意义还大,会给中国的社会带来很大的变化。所以从这方面来讲,十年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,如果跟农业、工业改革相比的话,十年也是可能的,十年不可能做完,但可以开头。

  凤凰网资讯:对这个开头,您有没有具体的药方可以供大家参考的?

  朱清时:我之所以到深圳来接手南方科大,特别是在我退休一年之后,就是觉得我们高等教育改革的理想一直没有实现,现在终于有机会了,我当然要来做。药方说不上,因为每个人的认识都比较片面,改革太复杂了,但是我有一些基本的思路:

  就是大学按照学术机构来办,让大学营造一个气氛,就是学术至上。教授最了解学术他们代表了学术的方向,所以要让教授的意志成为学校发展的主导。行政干部作为管理人员为教授服务,他们要是社会的精英,要有很好的待遇,但他们的职责是按照规范制度,把学校运转好,不是只指挥教授。教授要讨论什么问题,管理人员坐在一边,教授有问题了他们提供参考,然后帮着找解决办法。

  营造出这种气氛,大家一心就追求学术领先与学术卓越,从而摆脱现在大学都追求、崇尚权力的现象。

  我理想的学校以后开会应该是这样:主讲人是最有活力、干得最出色的年轻人;老专家、像我这样的老院士,坐在在底下听,给他们服务、帮他们组织,我们不直接讲话的,话语权让给最有创造力、最出色的年轻人。从而让整个学校有氛围去崇拜学术卓越而不是崇拜地位或权力。


我们的大学物质条件接近世界一流,质量水平却越来越远

  凤凰网资讯:我们很多大学都在提“建设世界一流大学”的目标,提了很多年,除了教学楼越盖越漂亮,还是和世界一流有差距。在您看来我们的大学跟世界一流大学,差距究竟在哪里?

  朱清时:我在一些世界一流大学工作过,麻省理工学院、剑桥、牛津,他们学校里头反而不太在意世界一流这个说法,很少有人去说这个,也很少有人在意世界上的排行榜,但是他们做的事情,大家都公认确实是世界一流。我们过去说世界一流说得太多,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的物质条件逐渐在接近世界一流,但质量和水平其实离世界一流越来越远。

  我说越来越远是有根据的,我们大学的创新能力不是在扩大而是在萎缩。大家追求的不是交流新思想,而是崇拜权力和地位,这个对学术伤害很大。这些现象都说明现在学术是在萎缩。年轻人的学术交流也比过去少多了,也没有过去追求新思想的那种劲头了。我们国家投入了这么多钱,物质条件离世界一流越来越近,但是创新能力却在明显萎缩,这就说明我们离世界一流差别实际上越来越远。

  其次就是我们现在的大学越来越强的行政化管理,行政机构就是下级服从上级,谁的权大官大就听谁的,这样的话大学教授们就没有话语权了,就像刚才说的学术活动、学术报告一样,于是大家只好去迎合权力,或者主动去做官。我特别痛心地是,我当校长期间从国外引进了一些特别优秀的人才,现在有些都去竞聘处长、副处长了,我很不理解,我觉得他们做行政工作太可惜了。管理体制行政化,实际上是使得我们大学的活力在衰竭,创新能力在萎缩。

  这就是回答你刚才的问题,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大学离世界一流物质上越来越近,但是在创新能力上其实越来越远。

  大学应该高于当前社会需求,做“仰望星空的人”

  凤凰网资讯:大学在社会上究竟应该起什么作用?应该对社会起引领作用,走在社会前面,但现在很多大学却被动的跟着社会的需求在走,这种情况您觉得正常吗?十年之后,您希望大学在社会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?

  朱清时:是,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。我十年前刚做校长的时候,困惑的就是这个。我理解的大学不是那种亦步亦趋去满足社会的需求,大学应该引领社会文化,应该高于当前的社会需求,引领社会前进的方向。就像温家宝总理说的那样:社会需要有仰望星空的人,才有希望”,大学就应该是那种“仰望星空的人”。科技史上每个阶段的重大成就,当初提出来的时候,其实都还没有明确的社会需求,像爱因斯坦相对论、量子力学、,包括达尔文进化论。所有这些最重大的科学成就,都是在若干年之后,引领了人类社会和产业的发展方向,而不是当时就给社会发展需求对接。如果对接上的话,那就是短期行为了,就不能够引领发展了,就会被社会需求的物质利益给局限住了。

  所以我一直主张大学应该是高于社会需求的。我相信十年以后大学应该回归它本来的状况,就是大学的目标应该是高于社会当前的需求,当然不能完全脱离社会的需求。因为那样就得不到社会的支持,但是大学的目标一定要高于社会当前的需求,这样才能引领社会文化和引领社会的发展。

  我做了十年校长,对大学只顾眼前的产业利益,我是一直不能跟上。我觉得大学是要面壁十年去发现真理的地方,而不是急功近利的地方。今后十年,大家会意识到这个,大学还是应该引领文化,要仰望星空,这样社会才有希望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凤凰网资讯:您提出让教授治校,十年之后,您对师德方面有什么样的期待?

  朱清时:我刚才说整个学校的精神,是追求学术卓越。追求卓越还有一个前提就是学术自由。学术自由就是不管什么人,年长还是年轻,教授还是助教,只要他有真理就让他说话,这就是学术自由。不能用行政权力、不能用地位去干预学术自由,只有学术自由才能保证学术卓越。

  另外还有一个要素至关重要,就是学者自律。大学一定是道德高水平的地方,要是一个道德的高地。为什么呢?因为大学是一个象牙塔,全社会用财力支持的地方,如果道德上不是高水平,社会不信任你了,谁支持你?所以大学里学者一定要自律。学术这个东西,关键就在于学者致力于诚信,失去诚信大家不相信你,你做的事情一点意义都没有了。

  追求卓越一定要有学术自由,而追求卓越或学术自由一要有学者自律作前提。所以大学里不能只是一帮非常能干的人,还要是道德上非常高尚的人。大学实际上应该是社会的净化器,社会上各种事情可能发生、道德上比较低的行为会存在,但只要大学这个净化器培养的人都是一些品德高尚的人,社会就有希望。因为不断有新的品德高尚的人服务社会,社会就中将被净化,大学一定要在社会上成为一个道德高地才行。

  大学生素质第一,能力是其次

  凤凰网资讯:下一个十年,您对大学生有什么样的预期和期待?您觉得十年后的大学生跟现在应该有什么不同?

  朱清时:我觉得现在的大学生过多的强调技巧和知识,和我们老一代大学生相比,他们的技术和知识可能要多得多,但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——创新力反而衰退了。创新首先要有好奇心;然后是想象力;还有洞察力。如果你对你的工作,对知识没有好奇心,没有兴趣,那你很难把潜力发挥到极至,冷冰冰的干这些事,工作是很难做好的。我体会的科研工作,都是有兴趣、好奇心才能做好的。

  其次,就是要有想象力,想象力不是说考得好就能做的,是要善于联想,富于想象,而这是我们现在考试制度扼杀的东西。

  第三,就是洞察力,是遇到复杂事情的时候,自己怎么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和问题关键,这个也是现在教育制度,特别是应试教育中被扼杀最多的东西。

  而这些最重要的素质恰恰是被扼杀的。十年以后,我希望大家越来越多去重视人最重要的素质,而不再过分的重视这些知识和技巧。

  凤凰网资讯:对于这些大学生,十年之后他们在社会上能够发挥的作用和所处的地位,您又有什么样的期待?

  朱清时:现在的社会已经表明了这种趋势,现在最需要的学生,实际上是最靠得住的、对社会最有激情的、最讲诚信的学生。所以我想今后的大学生不仅要有好的知识和本领,而且要做一个完善的人。一个完善的人一定要对社会有激情,有责任,而且被大家信赖。我招一个秘书,首先考虑的并不是他的能力,而是要看他是不是诚实可信、是不是对工作有激情、是不是认真,之后我才会看他的本领有多大。所以,我想今后的大学生逐渐会意识到这个,他要被社会接受,首先素质要高,第二才是能力。


中国高校应该增加多样性,而不是简单扩招或收缩

  凤凰网资讯:关于大学扩招,有人认为大学扩招是导致目前就业难的原因之一,但同时它也给很多孩子提供了上大学的机会。您觉得在未来10年内,大学是应该进一步扩招呢?还是收缩,或者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?

  朱清时:你这个问题是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,我觉得今后的大学发展应该是增加多样性,不是简单的扩招或者收缩,正如你说的扩招有两面性。教育也一个道理,资源有限,如果资源没提高去增加学生人数,肯定质量会下降。但是另一方面,就是又给更多的孩子提供了上大学的机会,这两方面都是不可否认的,都是有道理。问题就在于教育应该多样性,今后我想发展也是这样。进一步扩招那种专门给大家提供上学机会的,提高大家的文化水平和素质的,这种你提高好了,西方国家,像美国它有很多社区学院,就是CommunityCollege,就是做这种事的。它的目标就是提高大家的素质,包括学烹饪课、学高尔夫球、学修汽车,使你的生活更丰富,技能更多。这种学校尽量扩招。

  另外有些学校是必须要保证精品的,社会所需要的科研人员、律师,这种人才如果培养太多的话,社会反而不能接受,用不了。这样的特殊人才只需要精品,不需要大量生产。

  所以中国高校应该是增加多样性,不能简单谈扩招或收缩。有些还需要扩,但是精品需要收缩,让精品更精。医生如果培养的太多也不行,医生当然很需要,律师也是一样。任何一个专业,社会的需求是有限度的,你不能培养太多,科学家培养太多也没有用。

  所以我觉得采取应对的方法就是该办精品的就是精品,该扩招的就扩招。但类型一定要搞清楚,定位一定要搞清楚。中国过去十年的扩招,是这个问题没有想清楚,扩招后的大学都往一个模式去做了,都要想办成综合性大学,本科院校,然后又都要去增加博士点、硕士点,都想办成研究型大学,一条路,就走一个模式,这就注定了要出问题。而且培养大量的律师太多了,学计算机的也太多了,经济管理的也培养了很多,本来都很需要,结果超过了需要,精品质量达不到社会的需求,培养的这些人就不能被社会接受。

  凤凰网资讯:您前面提到,现在的应试教育制度某种程度上扼杀了学生的创造力,但是目前的高考制度,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它可能是保证公平最有效的方法,所以这种两难的局面,您觉得在将来十年内有没有可能破解?怎么破解?

  朱清时: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思考高考,也在讨论这个事。高考的问题也是要增加多样性,高考现在是没有办法取代的,对中国社会来讲,高考在我们可预见的20、30年之内都需要,这个是保证社会公平的一个不可取代的方法。农村还是靠高考改变命运,不能把这个机会剥夺。

  但如果都划一地通过高考去选拔人才,中国就没有钱学森说的那种大师了。所以高考需要,但需要增加其他选拔人才的方法。一些极少数的特殊人才需要有新的方法来培养。我们南方科大就是想探索这种模式,为高考改革提供一个多样性的试验,希望招读完高二的学生,少量特别有才干的学生不用去经过高考,而是经过我们的自主考试被录取。我们想做这个试验。当然这条路不可能取代高考,绝大多数人还是要通过高考改变命运,但这样的方法能够给那些有天赋的、特殊的学生机会。

  今后十年应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十年

  凤凰网资讯:最后一个问题,下一个十年,您对自己最大的期待和梦想是什么?对整个国家的期待和梦想又是什么?

  朱清时:我觉得中国在下一个十年,应该像农村体制包产到户、工业体制打破大锅饭改革那样,对教育也进行体制改革。让大学都回到它的本来面目,即成为追求学术至上的机构,去除行政化管理,从而解放大学的创造力。

  我们的教师、我们的学生在世界上都是很优秀的,只要一解放,我相信就会有大批人才涌现出来,这样中国才能真正实现伟大复兴。而涌现大量优秀人才,必须通过教学改革。

  我希望今后十年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十年,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中国教育改革能完成。教育改革就是我一直所说的:恢复大学的本来面目——追求学术至上,去掉行政化。我希望我能在教育改革中作一些探索,能够唤起大家对这些问题的思考,能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做这种努力,我想我的梦想就实现了。

  凤凰网资讯:这是您个人最大的梦想。

  朱清时:我现在不敢梦想我能够成功,因为这个路太远,太复杂。要有幸能够成功当然好,但是这个机率不大。但只要能够让大家都思考这个问题,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这个事业中间来,而且中国教育改革在今后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确实往这个方向走,中国的大批人才开始涌现出来了,我的梦想也就实现了。

  凤凰网资讯:其实只要迈出了这一步。

  朱清时:对,迈出这步,越来越多的人跟上,这个工作就能完成了。

  凤凰网资讯:我们也希望朱校长的这个梦想能够早日实现。

  朱清时:我要说一下,这不是我个人的梦想,因为我被大家推到这里的(凤凰编者注: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遴选历时一年多,最终敲定朱清时为创校校长)。这实际上是遴选委员们共同梦想,我本来是不想来的,因为我已经退休一年了,大家很热情非要我来不可,说这是中国高校改革的一个机会,一定要我到这来,所以我来就是因为我感到这是大家的梦想。

  凤凰网资讯:好,非常感谢朱校长今天接受我们的访谈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注:以上稿件为凤凰网与正义网联合出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484

主题

4万

帖子

83万

积分

区版主

论坛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

金钱
699783 网币
积分
83086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7 09:29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首先是高校教育领域的南科大改革,开始了去行政化的破冰之旅
书协呢?

欢迎大家各抒己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12

主题

1万

帖子

53万

积分

总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金钱
474654 网币
积分
531532

《中国书法网》学术委员会委员

发表于 2011-6-17 09:3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王子庸 于 2011-6-17 09:39 编辑

据悉,沈鹏先生的言论首先是《中国文化报》刊发,人民网、光明网、中国网、中国日报网、千龙网、博宝网、中国西泠网、中国书法在线等也都随之刊发了
*※*※*※*※*※*※*※*

专栏

博客

杂志

不写应酬文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8

主题

4106

帖子

11万

积分

元老会员

金钱
98742 网币
积分
114474
发表于 2011-6-17 10:08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GMT+8, 2019-11-13 00:48 , Processed in 0.079840 second(s), 21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