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926|回复: 4

樊英民先生山水画赏析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4-9-17 10:51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217

    主题

    722

    帖子

    7万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【济宁翰庭书画馆】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金钱
    67345 网币
    积分
    78001
    发表于 2010-7-17 17:05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集美艺苑 于 2013-7-27 11:09 编辑


    山水入境   意蕴匠心
    ——樊英民的山水画艺术    文兵 保成
    画者文之极也,故文人多善画,自王维、苏轼以降无不以文入画,以画合道,怡养性情,纯净身心,是以文人画兴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陈玉圃《斯文在焉》
    樊英民先生是一位传统型的文人,尽管也倾心于当代文化,曾听坊间友人论及古城兖州的“三个半纯文人”,英民先生便是其中之一。英民先生不仅是我敬重的长辈,一位虔诚勤奋的画家,一位操守高尚默默耕耘的学者,也是我们这座小城镇的精神财富,其《兖州史话》《兖州历代碑刻录考》,点校注释《绿绮阁课徒书牍》等百万言的著述,对这座文化名城精神文明建设的贡献自不必多言,这里着重谈谈先生的山水画艺术。
        樊英民先生是一位以文入画的画家,每一次读樊先生的画都仿佛是与先生内心的一次对话。与先生接触少的人或以为先生只是玩画的票友,其实只是一种表象,是樊先生为人谦虚低调,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,作品很少宣传的缘故。樊先生幼承家学,天生看书有瘾,雅好丹青,坎坷困顿中亦未尝稍辍,年轻时曾入展全国工艺美术展,获山东省创新设计奖。20年前笔者在省城一所装裱学校学习,樊先生为我画过很多花鸟、山水。虽是扇面、圆光类小品,至今悬挂在济南的客厅,视为珍宝,记得当时曾到装裱学校的著名画家段谷风先生曾给予较高的评价。
    画者载道寄情也,宋元以后有影响的画家多是山水画家,山水画更能体现画家的真性情和人文修养,近年樊先生创作亦多以山水画为主。周思聪先生说,中国画有几千年的传统,传统就像一座大山,谁不去攀登就是有眼不识泰山。樊英民的山水画具有深厚的传统根基,面对这座大山他尤喜“唐子畏之缜密秀雅;大涤子之纵横恣肆;黄宾虹之浑厚华滋”(樊英民自述)。先生出于传统却又食古能化,不同于任何一家一派,有着明显的自家风貌。其山水画风格清新,秀丽工整,法度严谨,笔下的山水树木、亭台楼阁无不流露出平易朴素、沉静隽永的气质,遮不住内在生命的涌动,冷峻而具激情,宁静而富神采,既紧贴现实生活不过分夸张和主观虚构,又超越了原始的摹写,加以艺术审美的升华。其山水画胸罗丘壑,丰满而空灵,水墨色彩并举,以笔墨色调造境立形,注重开合、虚实、简繁,使得画面有层次、有意境、有深度。用色或青绿或浅绛,浓墨重彩率意挥写,实虚相衬显要处以杉树、人物、扁舟、亭桥等人文点缀,代表作《重山秋望》《江山清远》既有大气磅礴的气势,也有精致深远的意境。
    唐人张璪云,外事造化中得心源。由于研究工作繁忙,樊先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写生、游览名山大川,一但驻足山中往往凝神深思,领会风景的神韵。先生是一位很有悟性的画家,心源是樊先生山水画创作的主导,他的内心丰富、细腻、敏感、而且稍稍有些孤独。因此他的画作忠实于自己的内心,他的艺术表达是人格化的,是生命体验与人生思想的自然流露,《携琴访友》《云山千叠何处是吾庐修竹三径》完全是先生心境的写照,沧桑与追求都写进一草一木,一山一水。自然的山水如果离开了书卷气的侵润,就失去了相应的意蕴与情致,樊英民先生的文学功力强化了山水画的书卷气,体现了画家对自然的理解及独有的匠心。   
    樊先生笃信“艺不惊人莫示人”“板凳须坐十年冷”之训,尝以“耐寂轩”“寂庐”自署。作为世交和晚辈,深为樊先生的这种严谨和自律所感动,很久就想为先生写点什么,感觉难以下笔,面对这样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的一位学者型山水画家,你不仅仅面对他的作品,更多地面对他的内心世界,感受画家心灵的歌吟。樊英民出生于1947年,60多岁虽不能说大彻大悟的阶段,但的确是画家创作的黄金期,五代荆浩《笔法论》曰:“夫画有六要,一曰气,二曰韵,三曰思,四曰景,五曰笔,六曰墨”。樊英民先生山水画的笔、墨、色、势、气韵、格调、境界均已达到较高的层次。步入先生阁楼上的画室就像步入他所营造的山水殿堂,作品之多,意蕴之深,笔墨之畅令我感叹。有人认为樊先生构思立意的统一和完整性,缺少了表现手法的野性和张力,我想这正是个性的差异,玩现代、玩写意未必经得起时间的检验。一种画风一旦成熟都会走向程式化,画家自然地深入到自我的内心世界,寻找到表达心绪的笔墨语言,完整、统一与抒情恰是樊先生的山水画的风格。
    解读先生的内心和作品不是件简单的事,作品会说话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赏者可自去体会。在此愿樊先生摆脱一切桎梏和羁绊,进入一种自然随意的绘画状态,创作更多的精品佳作,因为无论是低调的严谨抑或是洒脱的张扬,这些精神财富并不属于画者本人。满园春色关不住,我想樊先生的山水画会受到更大的关注。








    九州之一 泗滨名城       樊英民 著

    ——兖州名称的由来及演变

    兖州,这颗镶嵌在祖国华北平原上的明珠,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,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积淀。
    兖州这个地名最早出现在先秦著作《尚书·禹贡》。传说大禹治水成功后,划天下之地为九州,兖州即为其一。《禹贡》就是各州向朝廷贡赋的标准。又有的说法是黄帝时候就曾“方制九州,列为万国”;还有的说是九州乃颛顼所置,他传给帝喾,后来尧遭洪水,天下分绝,大禹治好了洪水,乃分天下为十二州,夏有天下,才又还为九州。这种种传说,来源不一,我们也很难确定何者为是,其中最普遍为人们接受的还是大禹定九州。如《史记·夏本记》说,大禹“左准绳,右规矩,载四时以开九州,通九衢”;《左传》襄公四年引《虞人之箴》,说“茫茫禹迹,画为九州,经启九道,民有寝庙,兽有茂草,各有攸处,德用不扰”;还有《山海经·海内经》的“帝乃命禹卒布土定九州”;等等。这些记载都把九州和大禹连在一起,这说明了大禹在古代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。
    大禹应该是原始社会末期的一位杰出的部落首领。他以自己的勤劳智慧和毅力,更重要的是伟大的献身精神,历十三年之久终于治服了洪水,使人民得以安居乐业,理所当然地受到人民世世代代的尊崇供奉,也成为中国第一个朝代夏的开国之君。根据近年国家重点科研项目“夏商周断代工程”所公布的年表,夏的起始年代为公元前2070年,那么,禹定九州已是距今四千多年前的事情。
    在关于大禹治水的传说中,他的足迹曾经走遍当时的天下。但是,传说中他曾有凿开三门峡、开劈龙门等工程,按当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那是不可能的,只能认为是后人为了崇拜他而创作的神话。根据现代学者的研究,史前那次大洪水最严重的灾区应是地势低洼的黄河下游一带,这一带才是大禹治水的最主要的工地。安作璋先生曾说:“传说大禹治水,主要活动地方就在今兖州一带①。”因此,如果说大禹是在兖州划定了九州,也不无道理。
    九州都有哪些,各种文献的记载也并不统一。《禹贡》所记是冀州、兖州、青州、徐州、扬州、荆州、豫州、梁州、雍州。《吕氏春秋》则没有梁州而有幽州;《尔雅》则把青州、梁州换为幽州和营州。不管哪种记载,兖州是九州之一是没有疑问的。
    对大禹划九州的说法,近现代以来颇有一些学者不以为然,郭沫若、顾颉刚等都持怀疑态度。他们认为《禹贡》成书于战国时代,九州的概念是当时具有大一统思想的作者对诸雄疆域的托古创制②,这些学者的看法已普遍为学界接受。但是,近年来又有一些学者对此重新进行审视,他们依据考古发掘中对文化类型的分析归纳,得出的结论是:“不管《禹贡》成书于什么年代,其对于九州的记载都是应有夏代的史实作为依据的。九州不是古代行政区划,也不是战国时的托古创制,而是自公元前2000年前后就实际存在的,源远流长自然形成的人文地理区系,反映了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地域文化格局”③ 。这种看法无疑较前又进了一步。
    兖州的这个“兖”字,来源于兖水。兖水又称济水,发源于今河南省济源县的王屋山中。济水分黄河南和黄河北两部分,后来由于水系变化,黄河以南现在已经没有济水了。兖水的兖字古代写作“沇”。在小篆里,“三点水”有时候可以写成“横水”而放在“允”字的上边,后来由篆书向隶书演化时,“横水”就变成了“六”,于是成为今天的“兖”字。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:“兖州……小篆作沇,隶变作兖,此同义而古今异形也。”
    兖州的“兖”字,还被后人赋予了地名之外的新含义,那就是端信。此说最早见于两千多年前的西汉的纬书《春秋元命苞》:“兖,端也,信也。”初唐编《晋书》、《隋书》等国家正史,都曾对此转述引申,例如《隋书·地理志》就说:“兖之为言,端也。言阳精端端……其地兼得邹鲁齐卫之交,旧传太公唐叔之教,亦有周孔遗风。今此数郡,其人尚好儒学,性质直怀义,有古之风烈矣。”这就更明确地说明,不仅“兖”字有端信的含义,而且兖州人也是端信的人。
    什么是端信?东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:“端,直也”;“信,诚也”。端信就是为人行为端正、品格正直;就是在与人交往中诚信无欺。这是多么美好的含义!
    说兖州的“兖”字有端信的含义和兖州人有端信的禀性,不是偶然的。兖州人的端信,既是地理条件、自然环境的赐予,又有历史的渊源。
    兖州有十分悠久的农耕文化传统。在长达数千年的历史中,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、相对封闭的社会结构、精耕细作的生产方式等产生了与之相适应的意识形态和行为方式,塑造了兖州先民遵守规范、敬畏权威、严谨认真、诚实淳朴的品格。另外,兖州在地缘上属于鲁文化区域,鲁文化也可以称为儒家文化,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十分重视个人的品格修养和道德完善。历代地方志评论兖州的民风,往往是:“家家自以为颜路,人人自以为由求,人皆知读圣贤之书,文质彬彬乎过人,弦诵洋洋乎盈耳”(元《方舆胜览》);“其俗温厚驯雅,华而不窕,有先圣贤之风”(明《兖州府志》);“土风和厚,家多弦诵,民俗驯谨,无狙犷气”(清《滋阳县志》)。端信,正是这种风气和精神的概括。兖州的历史上,确实也出现了不少堪称端信楷模的人物,像我们后文将陆续介绍到的颜回、范淑泰、牛运震等;相信在今后的社会主义建设中,这种精神将不断与时俱进,发扬光大。
    兖州这个地名所涵盖的内容,在漫长的历史中曾有过十分复杂的演变。它最终属于了今天这块土地,是和历代行政区划的变革及治所的迁徙分不开的。
    《尚书·禹贡》:“济河唯兖州”。是说兖州的位置在济水和黄河之间,是今河南省的东部、山东省的西部及河北省的南部一带地方。《禹贡》又说:“海岱及淮唯徐州”,海是指黄海,岱是指泰山,淮指淮河,很显然,在上古时候,今兖州地方并不属兖州,而是属于徐州。明代于慎行的《兖州府志》的《沿革志叙》里说:“禹贡之界在济河。而今日之境略及海岱,故其东南郡邑属徐州之域者十之八九……盖宅徐之方而受兖之名也。”上古时候有所谓星野的说法,就是把天上的星区和地下的州国一一对应起来。有以二十八宿与州国相配的,也有以十二次与州国相配的。按《淮南子·天文训》和《史记·天官书》等古籍的记载,兖州在二十八宿中属角、氐、亢三星,对应郑国;徐州则属奎、娄、胃三星,属于鲁国。郑国在今河南境内,鲁国即今曲阜,和兖州仅相距15公里。星野的说法充满了神秘色彩,我们姑不论其是否有根据,但由此可以证明,今兖州在上古时是属于徐州的。
    《禹贡》九州中的兖州,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行政区划。兖州最早成为行政区划名称,是在西汉元封五年(公元前106年)。当时汉武帝分天下为十三个刺史州部,州设刺史以监察吏治,兖州为其中之一。当时的兖州辖有山阳、东郡、陈留等8个郡(国)和100多个县,位置和范围大体和《禹贡》九州一致。州行政长官称为刺史(后来称牧),西汉时刺史并没有固定的治所,他平时巡行于各个郡国,到年末时回到京师向朝廷回奏巡行情况;到东汉时候,州刺史才有了固定的治所。兖州刺史治所曾设在山阳郡的昌邑(今金乡)、济阴(今定陶)、鄄城。三国时兖州属曹魏,辖有8郡国64县,治东郡廪丘(今鄄城)。晋仍设兖州,辖陈留等四国及济阳等二郡,治所迁至郓城。后来外族入侵,北方沦陷,朝廷为了安顿南下的士族,在南方侨置了很多州郡,侨兖州曾设在京口(今江苏丹徒)、广陵(今江苏江都)、金城(今南京附近)、下邳(今江苏邳州)等地。淝水之战后,东晋政府设北兖州,治滑台(今河南滑县);与之相应的侨兖州称为南兖州。南北朝时候,南方的刘宋政权曾设兖州于邹山(今山东邹城)、彭城(今江苏铜山)、须昌(今山东东平),后于453年迁往瑕丘(今兖州)。北方的北魏政权也设有兖州,曾治淮阴(今江苏淮阴)、滑台、瑕丘。滑台的兖州又称西兖州,后又移治定陶;瑕丘的兖州则称东兖州。并且,北魏还曾设南兖州于涡阳(今安徽蒙城),又迁到谯城(今安徽亳州),这在当时和滑台的西兖州和瑕丘的东兖州合称为三兖州。东魏时候,又改南兖州于陈留(今河南开封),西兖州于济阴(今山东曹县),瑕丘仍为兖州。从上面这些并不全面的叙述可知,兖州的行政设置和治所的迁徙流变,是多么繁复纷乱!
    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国后,取消了州的建制而改称郡,兖州为鲁郡,治瑕丘,统任城、邹等十县。后来徐圆朗据瑕丘叛,唐初平定后,又重设兖州,仍治瑕丘,统十县,并在这里设大都督府,是管领兖、泰、沂三州的军事重镇。安史之乱后,逐渐形成了藩镇割据的局面,兖州是泰宁军节度使的驻地,从此直至五代,这里一直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。后周时候泰宁节度史慕容彦超据兖州叛乱,太祖郭威亲率大军征讨,久攻才破,郭威一怒之下把兖州降为一般的防御州。从此兖州地位大不如前,宋代兖州称袭庆府,属山东东路,治瑕县,辖奉符(今泰安)、泗水等十县;金代属山东西路,治嵫阳,辖曲阜、宁阳等四县;元代属济宁路,治嵫阳,辖四县。到明代,因兖州成为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朱檀的封国,行政地位因之上升,成为辖有济宁、东平等四州二十三县的府,属山东承宣布政使司。清代基本沿袭明制,兖州府辖一州十三县(乾隆时)。民国实行道县制,兖州府被撤除。
    以上所介绍的是作为一级或二级行政单位的兖州的演变沿革情况。而作为三级行政单位的县,其演变也相当复杂。前文曾提到的瑕丘,可说是今兖州市最早的前身。瑕丘又叫负瑕、负夏,在春秋时候,是鲁桓公庶子的采邑,其故址在今兖州城东北五里的古城村④。鲁国后来被楚所灭,瑕丘便成了楚之领土。秦代实行郡县制,瑕丘属于薛郡。西汉时瑕丘属徐州鲁国,东汉属兖州山阳郡。东晋时候,瑕丘县被撤销,并入了高平国的南平阳县,南平阳县治在今邹城。南北朝时刘宋元嘉三十年(453年),瑕丘成为兖州治所,但这时并没有恢复瑕丘县的建置,这叫“县省名存。”直到隋代开皇年间,才割邹县、汶阳县和平原县三县地方复设了瑕丘县,延续到北宋大观年间,因瑕丘之名犯了孔子名讳而称为瑕县;金代又因“瑕”字有“疵”义,不吉,改为嵫阳县。明成化年间,因为鲁王府屡次发生火灾,又改嵫为滋,以“水”旁易“山”旁以魇之。民国时候滋阳县属于济宁道。1948年7月兖州战役后,原滋阳县城区称兖州市,乡村称滋阳县,同年12月,市并入县,称滋阳县,隶属于尼山专署。1958年,滋阳县和曲阜县合并,称曲阜县。1962年,两县又分治,原滋阳县改称兖州县。至此,最终完成了从瑕丘到兖州的名称演变,兖州这个本来代表更大地理区域的地名,终于凝固到了这里。
    综上所述,兖州名称的演变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。一是上古时候的兖州,那是一个大范围的自然地理或曰人文地理区系的概念;二是汉代以后,兖州成为行政区划的名称,从没有治所到治所迁徙不定;三是在距今1500多年的刘宋时候,瑕丘成为兖州治所,兖州和瑕丘之名同时共存,但前者是一级行政单位,后者是三级行政单位;四是瑕丘之名在屡经变化后,最终以兖州代之。在这个演变过程中,值得注意的是“州”字的含义也屡有变化。州的本义是水中的陆地,《说文》:“水中可居者曰州”,大禹定九州用的正是本义。这个含义后来被“洲”代替,“州”成了行政区划名称。早期的“州”是一级行政区,辖有多个郡国;唐宋时候一级行政区改称“道”或“路”,“州”成了二级行政单位的名称。到了明清时候,一般的二级行政单位称“府”,只有次要的才称州(直隶州)。所以明代的兖州称为兖州府,以示其行政级别。此时的“州”字就已经不具备行政区划的含义了。

    注释:①见《山东通史》各卷的《前言》。山东人民出版社,1993年出版,第6页。
    ②如顾颉刚《中国辨伪史略》即主此说。文见《秦汉的方士与儒生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8年出版,第156页。
    ③见邵望平《禹贡九州的考古学研究》,载《考古学文化论集》,文物出版社1989年出版。
    ④史籍中所记载的瑕丘并非一处。如《礼记》:“昔卫大夫公孙文子升瑕丘,蘧伯玉从。文子曰:‘乐哉斯丘!死则我欲葬焉’。伯玉曰:‘吾子乐之,则瑗请前’”。这个瑕丘,必不可能在鲁地,而只能在卫地,即今河南省濮阳境内。关于这一点,从汉郑玄、晋皇甫谧,到宋代的《寰宇记》,以及清叶圭绶的《续山东考古录》、王培荀的《乡园忆旧录》等均有辩证,此不具引。

    156 8969 6297   QQ: 943043848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4-9-17 10:51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217

    主题

    722

    帖子

    7万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【济宁翰庭书画馆】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金钱
    67345 网币
    积分
    78001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7-17 17:06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《兖州史话》之二十五 鲁国人文第一家——兖州范氏家族  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选自樊英民著《兖州史话》)

      范淑泰的直言敢谏在当时是很名的。崇祯皇帝也深知他说的都是实情,还曾亲书“风规峻整”四字赐他,以示表彰。崇祯十一年(1638)冬天,清兵分四路入侵关内。崇祯帝召文武大臣议对策,又特召范淑泰问计。范淑泰问皇帝,现在大敌当前,不知朝廷拟战拟和?崇祯帝说:“哪儿有人说和?”范淑泰愤然道:“外边人言汹汹,都在议论这事”。崇祯帝以军饷不足而表示犹豫。范淑泰激动地说,“事已至此,连打不打都定不下来,即使金钱粮食多得如天上下雨,也是无济于事的!”又上疏言:“强兵莫如行法。今之兵,索饷则强,赴敌则弱,杀良冒功则强,除暴救民则弱。请明示法令,诸将能用命杀敌者,立擢为大将;否则杀无赦!”后来,主战者终于占了上风,不少将士奋力杀敌,为国捐躯。清兵退走。

      这时,他父亲范廷弼出使交趾归来,染病而卒于兖州。范淑泰闻讯急忙回乡营葬,并在乡庐墓三年。其间正逢天下大饥,兖州尤其。甚至有父子夫妇兄弟之间相残而食其肉者。范淑泰急忙上疏请赈,又捐金万余两,赈济穷人和掩埋死者。当时的人为感其救命之恩,有的画了他的像供奉。他说:“愧不能尽起而生之,何恩焉!”意思是自己的救助如杯水车薪,根本改变不了大批人饭死的现实。作为一个以济苍生为己任的知识分子,他是有很深的惭愧的。

      崇祯十五年(1642),他升任吏科都给事中,奉旨往渐江主持乡试,事毕回兖州小住,正遇上清兵攻兖州。他积极参加了守城防御,并捐银千两助之,但由于内奸出卖,城被攻破。清兵抓住范淑泰,要他投降,他说:“我是朝廷命官,焉能投降!”又叫他跪下,他说:“我头可断,志不可屈!”又要剪他的头发,他说:“头发乃吾亲所生,吾君所成;吾头可断,吾发不可剪!”清兵头目又说如果投降给他大官做,他说:“忠臣不事二君,杀即杀耳,何必用官爵诱我!”于是向北面再拜,说,“臣以死报国矣,引颈求戮。清兵说:“志既不屈,杀之以全其节。”于是范淑泰与其弟淑晋同时就义。其时为崇祯十五年(1642)十二月初八日。当时范淑泰39岁,淑晋尚未成年。

      范淑泰的妻子朱氏也被清人抓住,打算掠走。朱氏欲自杀,清兵中有人说,她就是前天杀的忠臣的妻子,不可犯;清兵竟放了她,还又从已掳掠的人中找出了他的子女送给她。清兵退后,她到处寻找范淑泰兄弟的尸体,一个姓段的画匠告诉她,他看见范老爷死在北关三义庙前,其尸体仍然目瞪手指,凛然不屈。后来,范淑泰兄弟被葬在城北范家林村祖茔。他的墓及范氏其他墓均已在文革中破坏,博物馆仅征集到范廷弼墓志及黄恭人墓志的残石数块。

      范淑泰的著作,现仅知《山东文献书目》中录有他的《故明工科给事中范公奏折》一卷,清初抄本。

    156 8969 6297   QQ: 943043848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4-9-17 10:51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217

    主题

    722

    帖子

    7万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【济宁翰庭书画馆】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金钱
    67345 网币
    积分
    78001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7-17 17:19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幽 衷 频 托 小 生 灵

    ——朱复戡的几首古体诗


    樊  英  民


   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中国大陆的文化生态中,旧体诗词的地位是尴尬的。虽然领袖的诗词已经使“卜算子”“菩萨蛮”这类连专家都难说清含义的字眼广泛地传播于工农大众之口,旧体诗词却始终没有取得体制上的合法存在权利,写旧体诗仿佛成了落后和没落的表征,几十年中,发表或者出版旧体诗词竟成了具有统战意味的政治待遇。然而在老一代学人中间,旧体诗词的作者还是大有人在。他们凭着早已习惯了的表达方式,记事述怀,抒情言志,或者在一定的圈子内相互唱和投赠,吟咏品评,自得其乐,成为他们精神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。当然,读者面是极狭小的,有时也许就只有作者自己。
    几十年中,这样坚持以半地下的方式写旧体诗的群体有多大?产生过多少作品?这是谁也难以回答的问题。除了少数名家大儒在近年才陆续出版了经过审慎选择的集子,绝大多数作品恐怕难逃自生自灭的命运。而且,即使名家大儒之作,也很难进入当代文学研究者的视野,作品自身所具有的价值很难被重视,在研究者眼中,它们所具备的只是知人论世的资料价值。目前,那一代学人已是凋零殆尽了,不知道在若干年之后,人们是否会像发现殷墟甲骨和敦煌卷子一样重新发现这个学术黑洞,从而引发一场学术的革命?
    这些想法,是在偶然读到朱复戡的旧体诗词后产生的。
    朱复戡(1900——1989),浙江鄞县人,是当代著名的书法篆刻家。他不以诗名,在他一生的事业里,诗词只是馀事,谁也不知道他一生写过多少。只是在他去世后,门人弟子编辑出版他的书法作品,才使人在欣赏书法的同时,恍然他还是一个诗人。两卷本的《朱复戡墨迹遗存》(山东文艺出版社2000年出版,线装本)中有一卷《行草诗词卷》,收诗词一百余首。过滤掉一般性的赠答应酬,还颇有一些值得再三吟味的佳作,比方写于抗战时的篇什。但下边只想介绍他写于六十年代的三首有关小动物的古体诗。
    《白凤吟》,作于1960年。诗前有小序:
    辛丑春节,欲登泰岱,不能携白凤俱,留之友家。友家一雄,纠纠昂昂,器宇不凡,洵良匹也。因赋白凤于归。
    按“于归”语出《诗经》,指女子出嫁,则这诗可说是送自己养的一只母鸡“出嫁”的“催妆诗”。诗开头先叙白凤的身世:

    白凤出生东郊边,茕茕盈握啼宛啭。

    江南词客独垂怜,願掷杖钱易狷狷。

    作者买下这弱小可怜的雏鸡,每天看着它在院子里“伶仃学步”。那正是所谓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米珠薪桂,主人也难得一饱,哪儿有东西喂它?作者看着它饥饿索食的样子深感愧疚:

    呱呱待哺碎我心,今岁粮荒壑难填。

    居停不饱尔亦饥,相对无言空馋涎!

    但小鸡终于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,仿佛丑小鸭在一夜间变成白天鹅,黄毛丫头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    忽忽丰满初长成,亭亭风姿立芳茜,

    这令主人高兴不已。而且,白凤还和主人灵犀相通,感情深厚:

    隔墙闻声谙謦欬,迎门跳舞学飞燕。

    他们之间,早已泯没了人禽区别,成了精神相通的好朋友。但人生聚合无常,分别的时候到了。主人选了一只器宇轩昂的公鸡做白凤姑娘的白马王子,

    有事欲泰登岱颠,不能相扶上云殿。

    无奈为尔谋归宿,堪欣雀屏已中选,

    额手了却心中願,成尔鹣鹣神仙眷,

    作者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祝白凤早生贵子:

    今日于飞送于归,来朝螽斯庆螽衍。

    凤兮凤兮得所栖,相忆何期重相见。

    人生离合不胜情,万类悲欢徒依恋!

    说白了,这诗写的就是把一只母鸡送给友人这么一件事而已,实在平凡琐屑得不足道。这里面也没有多么深刻的寓意,但作者却投入了真挚深厚的感情。作者为什么这么“小题大作”,下边再作分析;让我们先介绍另一首也是写一只鸡的《哀赤羽》。
    赤羽是作者饲养的一只公鸡。诗前也有小序:
    今岁得赤羽,号称“苏联红”,重达九斤。骁勇善斗,所向披靡,引吭一声,天下为白。餐以食,让诸雏,从不食,家中粟。山荆恶其晓啼惊梦,必欲宰之,甘其心快朶颐也,於戏忍已!诗以哀之。
    这首五言古风开首先写失去白凤的郁郁不乐和得到赤羽的兴奋:

    去年送白凤,归途意悒悒。

    凤去室兮空,环堵秋萧瑟。

    今春来泰岱,触景念羽翼。

    为慰寂寞情,到处托物色。

    转辗得赤羽,纠昂殊英特。

    在作者心目中,赤羽简直就是尽善尽美的圣贤和剑胆琴心的侠客:

    晨唱满天红,昏栖两壁侧。

    庭院战群雄,所向都败北。

    引吭一高歌,闻风皆辟易。

    出外护诸雏,归来让粟粒。

    但饮西沟水,不吃东家食。

    读到这里,使人很自然地想起汉代刘向在《新序》里所说的“鸡有五德”:“头戴冠者,文也;足傅距者,武也;敌在前敢斗者,勇也;见食相呼者,仁也;守夜不失者,信也。”朱复戡的赤羽虽然也具五德,女主人却并不欣赏它:

    耿耿此丹心,未能邀欢悦,

    天天复天天,忽忽逢生日。

    山荆发逸兴,谓欲宴佳客,

    竟把赤羽杀了佐餐,以庆贺自己的生日。还又找了个堂皇的理由:

    怨其不生产,留之复何益!

    更恶惊晓梦,恨之已切骨。

    任性一快意,心肠硬如铁。

    在女主人的眼中,赤羽的罪名不少。一是“不生产”,但赤羽是个公鸡,怎能生产(下蛋)?二是“惊晓梦”,这在刘向那里是美德,在这里竟成了大罪。真是欲置之罪,何患无辞!其实,弱者本来就是强者的俎上之物,随时都可以杀掉,连制造罪名都是多馀的事!于是:

    一举置俎上,顷刻双脚直。

    嗟嗟一世雄,含冤抱恨卒!

    江南呆书生,抢救已不及。

    掷笔兴长叹,恻然泪欲滴。

    156 8969 6297   QQ: 943043848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19

    主题

    86

    帖子

    1万

    积分

    银牌会员

    Rank: 5Rank: 5

    金钱
    17248 网币
    积分
    17762
    发表于 2012-4-24 22:1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偶遇寿石斋主人樊英民先生2009年08月10日 星期一 23:21

       晚上领着妻女去人民乐园遛弯,老婆突然拉住我说:“有一位老人,一直注视着你,是不是咱家的亲戚啊?”我惶惑的回首张望,我的目光恰好和老人的目光相遇了。莫非?难道?我飞奔了过去,当两个手掌紧紧相握的时候,我明白了,我遇到了一直渴盼相见的寿石斋先生。
        老先生慈祥的看着我,我惶恐的拱手而立。老先生说:“我是寿石斋,姓樊,叫樊英民。”我知晓寿石斋先生就是樊老师是几天前的事情。但是,我知道樊老师的大名已经很久了。

       请各位允许我宕开笔墨从头说说。很久以前,我借过一本有关兖州历史的书《兖州史话》,这本书系统的梳理了兖州的前世今生,从远古在现在,凡与兖州有关涉的名人轶事、金石碑帖、行政变迁、版刻图籍,均作了深入的探讨,开山之作,善莫大焉!我几乎萌生了抄写一遍的想法。万幸的是,后来在书店碰到了这本书,我没做思考就买了下来。
        千古往事,如过眼云烟,而今揽于一册,怎能不令人激动感奋!所谓“左图右史,有典有册”,一手拿着地图,一手拿着《兖州史话》,我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兖州的每一个乡镇。虽然很多史迹已经荡然无存,但是一旦涉足故地,依然会生发一番感慨!此时,我多么期望能结识樊英民先生。
        前些日子,为了收集有关嵫山的材料,我沉迷在百度搜索里。所谓“一苇渡航”,一片苇叶就能渡向彼岸世界,百度让我打开了樊英民先生在新浪的博客。樊先生在博客里提供了很多极有价值的历史材料,很多文章,均为发轫之作,令我感佩极甚!在博客里,樊先生发了很多山水画。此时,我甚至动了拜访樊先生,求赐绘画的念头。而然求教无门,终究没能结识樊先生。

        前些日子,樊先生不经意的访问了我的博客,在博客里,我和樊先生,探讨了“栅栏门”的问题,又谈论到了杨庄王氏前辈恢绪先生的事迹。我和老先生就这样结识了。我萌生了拜访老先生的想法,无奈琐事缠身,一直未能成行。
        事情就是这样巧合,我和樊先生居然以这种方式不期而遇。老先生居然对我这样一个晚辈后生如此关注,怎么不令晚辈惶恐感佩。我在空间里发了很多照片,老先生能认得出我,而我只能惶惑的看着老先生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此刻,我几乎忘记了最起码的礼节,我居然没有让老先生去家里坐坐。
        我和樊先生站在街头上,谈了多半个多小时。樊先生没有过多的谈论历史,反而说了很多家事。樊先生,请原谅晚辈的不恭,照理我该请先生去家里喝杯茶的。

        樊先生说:“《兖州史话》这本书还不成熟,有些地方应该细致的修改一下,很遗憾,年纪大了,没精力细致研究了,这本书恐怕也很难再版了。”老先生太谦虚了,老先生或许不知道,凡是研究兖州的文章,几乎都会大量引用《兖州史话》的论述和资料。
        《兖州史话》是开山之作,初一发轫,就达到如此的高度,樊先生的功劳不可谓不大。辟荒总是辛苦的,一本《兖州史话》足矣!

         我和樊先生匆匆的道别了。我坐在台阶上陷入了沉思,世界上果真有这样奇巧的事情吗?真没想到我会这样见到樊先生。


    联系:13181709685  QQ:2456818501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48

    主题

    212

    帖子

    2万

    积分

    金牌会员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金钱
    21088 网币
    积分
    22372
    发表于 2014-5-18 01:1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             山水入境   意匠蕴心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樊英民先生的山水画艺术
                    文兵   宝成
      
       樊英民先生是一位传统型的文人,是一位默默耕耘的学者。一百多万言的著述,奠定了他在兖州地方文史研究领域的地位,对古城精神文明建设的贡献不言而喻。但很多人不知道他还能画画儿,即使知道也认为他只是玩画的票友;其实,他画画儿的历史已近半个世纪,作品也有相当造诣。人们不知道他,多半是他为人低调不事张扬的缘故。
       樊先生自幼喜欢美术,青年时曾从事工艺美术工作,设计的作品大量销往国外,还参加过全国首届工艺美展,获过省创新设计奖。后来精力转向文史研究,但也未尝放弃对艺术的喜爱和追求。或风晨月夕,孤灯寒夜,或读书写作之馀,他总要调墨弄纸画上几笔,作为精神生活的调剂,其实也是他人生的精神寄托。
       宋元以后有影响的画家多是山水画家,樊先生的画也以山水为主。他的山水画具有深厚的传统根基。周思聪先生曾说,中国画有几千年的传统,传统就像一座大山,谁不去攀登就是有眼不识泰山。面对这座大山,樊先生曾自言:喜“唐子畏之缜密秀雅;大涤子之纵横恣肆;宾翁之浑厚华滋”,对唐寅、石涛和黄宾虹这三位风格迥异的大家都下过功夫。他曾认真研究美术史和美术理论,但更喜欢读古今名家的画册。他说现代人学传统画,最有利的条件就是经典作品的普及,使-般人都可以从容地研究名家之所以成为名家的真谛。
       樊先生醉心传统,但反对食古不化。他认为学习传统是一个不断地吸收和扬弃的过程,必须让传统为我所用,转化为自己的东西。他认为笔墨本身就有审美价值,但笔墨也要依附于形象存在。完全脱离形象的笔墨,固然有人说可比为无标题的音乐,但他认为与其如此不如归入书法。对各种探索,他持尊重的态度,但不盲目效法。他说任何概念都有一个基本的内涵和外延,山水画就应有山有水,可游可居,如果抽象到让人看不懂,也就不叫山水画了。所以他的画都是让人看得懂的,风格清新,法度严谨,一点一线无不流露出平易朴素、空灵隽永的气质。先生胸罗丘壑,腕底有神,以传统的笔墨立骨造形,贯气创境,随类赋彩,或青绿、或浅绛,最后达到层次分明、意境幽深而又气韵生动的境界。
       他这种艺术观无疑不夠前卫,因此有人认为樊先生的画创新不夠,缺少野性和张力。 但是他认为,画家的风格面貌是个人性格气质学养等各种因素的综合体现,是长期积累水到渠成自然形成的,没必要去刻意追求。樊先生是一个读书人,要求他有野性,岂非缘木而求鱼?他说评价艺术的标准应该是好或不好,而不应是新或不新。所谓好,包括很多层面,新也许是其中之一,但绝不应成为压倒一切的标准。传统的绘画评价中有个说法叫“功力” ,一般的理解是指功夫下得多功力自然就深,但他认不能把功夫理解为机械的重复,下功夫的同时必须伴有眼界的提高和思考的升华。功力到了,笔下自然会呈现新的靣貌,画史上的大家无不如此。现在很多人把创新抬到不适当的高度,甚至惊世骇俗,对此他是不以为然的。
       樊先生读书多,能诗词,有相当的文学素养,我把他视为是以文入画的画家。所谓文,其实是思想,是见解,是美学追求。唐人张璪云,外师造化中得心源。心源即对客观事物的主观感受,樊先生的山水画是他丰富、细腻、敏感又不乏孤独的内心世界的反映,山石树木云水流泉只是表达的载体而已。五代荆浩曾说:“夫画有六要,一曰气,二曰韵,三曰思,四曰景,五曰笔,六曰墨”。樊先生山水画在这些方面均已达到较高层次,而书卷气则是他的作品的底色。
        樊先生笃信“做学问须耐得寂寞”, 绘画也是如此,所以曾以“耐寂轩”“寂庐”自署。他说,自知才窘力薄,不敢定太高的追求目标,但取法一定要尽量高些。古人说“取法乎上仅得乎中”, 也是这个意思。他认为作画和读书、写作一样,只是自己的一种生存方式,他看重的是过程,他认为在宣纸上泼洒笔墨是一种享受,在不断追求中能夠获得局外人难以理解的愉悦,至于最终能达到何种高度,是很难预料也无须费太多心思的。
       作为世交和晚辈,笔者深为樊先生的这种谦虚严谨和自律所感动。面对这样对自己要求近乎苛刻的一位学者型画家,你不仅仅要面对他的作品,更多地要面对他的内心世界。我曾经步入先生的画室寿石斋,到处堆放的书籍画册和画稿显得凌乱,但昭示了主人兴趣的广博和勤奋;一台电脑又说明他并没有远离时代。我认为解读先生的内心和作品不是件简单的事,作品会说话,见仁见智,让赏者自己去体会吧。60多岁的他现在应正是创作的黄金时期,在此谨愿樊先生摆脱一切桎梏,进入自然随意的状态,创作更多精品佳作。因为无论是低调的严谨抑或洒脱的张扬,这些精神财富并不仅仅属于作者本人。
   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     樊英民,1947年生,山东兖州人。文博副研究馆员。早年从事工艺美术品设计,兼习国画山水。后来致力于地方文史研究,绘画成为业余爱好。著作已刊者有《兖州史话》、《兖州历代碑刻录考》及点校注释《绿绮阁课徒书牍》等。
       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书法网

    GMT+8, 2019-7-22 18:18 , Processed in 0.084487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 X3.4

    © 2001-2018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